Category Archives: 列书单

列书单2016.07.01

  刚啃完了两本挺厚的史书。

  一本是奥姆斯特德的《波斯帝国史》。以波斯人的角度而不是以希腊人的观点去叙述历史,西方著作里很难得。关于波斯和希腊之间的战争,有一些希腊将军的战地笔记流传至今。我最喜欢色诺芬的《长征记》,超好看,8年前看的,至今记得很多细节。

  第二本是霍布斯鲍姆的《帝国的时代1875~1914》,年代四部曲的第三部。

  

  上周日随手翻完了小说西德尼·谢尔顿的《假如明天来临》,讲一个被腐败黑暗社会伤害的姑娘如何一步步复仇,女版《基督山伯爵》。戏剧性的是,她最终变成了一个诈骗惯犯,其实和害她母亲自杀的仇人没啥区别。

Max Levchin

  继续八卦,这次是Max Levchin。他是Paypal黑帮的关键人物,23岁的CTO,重要性仅次于Elon Musk和Peter Thiel。

  之前在《支付战争》的读后感里提过他。我又去翻了翻Founder at Work,原来第一章就是对Levchin的采访。其他信息来源包括维基百科,以及他在Quora上回答的问题

创业者  支付战争

  Levchin 16岁从乌克兰移民到美国,数学天赋极高。他擅长安全加密算法,所以创立了Fieldlink公司,想做移动设备的安全技术供应商。后来找到Peter Thiel当合伙人和CEO(Levchin只喜欢和聪明人共事,Peter Thiel小时候得过加州数学竞赛第一名)。Levchin对Paypal创业的回忆很少涉及那些著名的运营手段(直接给新客户10美元补贴等),也没怎么提Elon Musk和Peter Thiel之间的宫斗戏(稍微说了说Elon Musk逼研发团队改用Windows,结果导致政变),他讲得最多的是如何对付金融欺诈,这在《支付战争》里几乎没被提到。

  2001年Paypal因为信用卡诈骗每月损失1000万美元,而且比率还在不断上涨。这引起了团队的恐慌。Levchin自己一度有些绝望,然后开始全力应对。最终Paypal开发出一整套防欺诈的工具,称为IGOR。很多今天已经习以为常的互联网防欺诈手段,都源于那时候Paypal申请的专利。例如现在常用的CAPTCHA技术:多次输入密码错误后,会显示一张只有人类可以识别的图片,要求用户按照图片内容输入验证码,防止黑客利用程序暴力破解密码。

  按照Levchin的说法,竞争对手eMoneyMail就是因为无法控制商业欺诈,损失比率达到惊人的25%,不得不退出。而《支付战争》的作者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认为Paypal就是业务增长速度正面碾压了eMoneyMail,所以对方放弃了。可能两边都没说错,技术团队和市场团队不同的视角而已。Levchin评价《支付战争》总体还是很有趣的,虽然个别地方错误。

  感觉最近新闻很多的Palantir的技术框架应该就源于IGOR。Palantir是Peter Thiel投资的创业公司,利用金融领域反欺诈的大数据工具,帮助美国政府进行反恐,据说在追杀本拉登的行动上出了力。大名鼎鼎的棱镜监控系统获取的海量元数据,需要有合适的数据技术进行处理。

  Paypal被收购后,Levchin花了很多年创业做Slide,不成功,最后卖给了Google。他又回到最擅长的互联网金融领域做了Affirm。他在Quora回答在Paypal积累的经验对Affirm创业有何帮助:“People underestimate the complexity of legacy payment infrastructure. Solid knowledge of that helps a bunch. More broadly, the greatest lesson is always the same: people is what makes or breaks every company.”

  去年他又推出了Glow,一开始还以为是类似“好孕帮”一样的助孕APP,好诡异。仔细一看:”夫妇可在备孕时每月连续往这笔基金内存钱,每月50美元,连存10个月。如果10个月之后Glow还没能帮助你成功受孕,这个基金则会资助你后续的检查和治疗……Levchin把Glow的未来定位为一家健康保险公司。而现阶段要做的就是收集数据、改进算法,帮助更多夫妇成功受孕”。 牛,原来还是玩金融,这智商税太有才。

Michael Burry

  抱歉两个月没写东西。快四十的创业大叔,工作生活压力有些大。部分原因是博客VPS被黑客控制,备份数据重配服务花了些时间。

  接下来几篇BLOG说说我崇拜的几个GEEK。这次是Michael Burry。

  次贷危机爆发,Michael Burry大赚一笔,却关闭自己的基金,发了一封愤世嫉俗的公开信。这是他最初为世人,包括我,所知的原因。去年Michael Lewis的畅销书The Big Short拍成电影以后,Burry就变成红人,网上能搜索到更多有趣信息。电影不错,普通人可以搞清楚MBS和CDO这种复杂的金融概念。据说书更精彩,Michael Lewis的标准风格,大量水面以下的细节,完整描述决策逻辑成型的全过程。

The Big Short

  Burry一只眼睛失明,阿斯伯格综合征(自闭症的一种,又称为天才症),不善于和人打交道,但是对数据分析极端专注。他最早在Stanford学医。到医院实习,16小时轮班,值夜班的时候建了一个BLOG,开始发表对金融投资的看法。由于见解独到,预测精准,这个BLOG很快受到金融专业人士的关注。2000年,Burry筹建自己的Scion Capital,门槛居然是1500万美元。然而,在没见过面的情况下,很多大型机构的投资人打电话过来直接确定出钱,都是他BLOG的粉丝。这里面包括鼎鼎大名的Joel Greenblatt:“我一直等着你离开医疗行业”。这个BLOG的文章现在还能用Google搜到,简单看了看,Burry是Benjamin Graham的价值投资理论的信徒,但是思路很灵活,自己构建了一套独特的模型。

  后面的事众所周知:2005年Burry通过数据分析发现房地产泡沫严重。决定做空次贷。然后就开始漫长的等待,承受巨大的压力。在泡沫还没有破灭之前,Burry在客户的压力下不断减持宝贵的CDS,甚为可惜。直到市场崩溃,证明全世界都错了,Scion Capital在运行期间给客户带来了489.34%的总收益。2008年11月关闭Scion Capital,群发最后一封邮件,“我被基金的投资人和业务伙伴,甚至过去的员工一次又一次地推到崩溃的边缘”。对他而言,拿着1亿美金的业绩提成,摆脱不信任自己的金主,成为私人投资者,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列书单2016.02.04

  上个月看了拉莱·科林斯和多米尼克·拉皮埃尔的《为你,耶路撒冷》,这是Rudy哥扔给我的。报告文学写得像一本侦探小说一样扣人心弦。最有意思的是一个一个普通人的命运。

  英美在国际政治上的家传手艺令人叹为观止:挑拨分裂然后支持较弱的那一派,自己坐收渔利。非洲的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60年不停血腥杀戮,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打了5次中东战争搞得不共戴天,穆斯林自己内部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残酷的两伊战争死亡上百万,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打了3次战争结下深仇大恨,北朝鲜和南韩,大陆和台湾,俄罗斯和乌克兰……其实几千年前,《伯罗奔尼撒战争史》时代,弱国内部的党争就已经如此了。

  《火星救援》的原著小说比电影包含更多硬科幻的技术细节,难怪如此让技术宅们迷恋。印象最深的是,宇航员们计划一旦赫耳墨斯号补给失败,其他人都马上吃药自杀,留下技能合适、最年轻、体型最小、所需食物最少的女程序员,即使这样船上的补给也不够支撑17个月,因此“剩余的补给将不是唯一的食物来源。”

  《北京1643》《北京1644》都不长。写得很精彩。在上下班的地铁上很快就看完了。作者徐小疼是个大美女,北大毕业,在欧洲留学主修政治,现在从事金融行业。所以她从发行纸钞这个独特视角切进去,从普通人的视角写明王朝必亡的制度性原因。我特别喜欢她的《扁舟记》,追更中。

  

东野圭吾的《魔球》

  刚看完了东野圭吾的《魔球》。

  东野圭吾是日拱一卒的勤奋型作家。如果按照出版顺序从《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到《麒麟之翼》一路读下来,能感觉到作品风格的稳步演进。

  所以最初《魔球》让我读得很疑惑:一方面包含的元素的确很“东野”,例如高中体育社团,社会家庭关系,冷漠的工厂和弱势的职员,警察和被调查对象之间的旧事纠结,当事人死前的竭力守护……这本小说甚至与《麒麟之翼》显出某种雷同;然而另一方面,尽管布局纷繁,但讲述方式却不那么游刃有余,与加贺探案系列有很大差别。

  放下书,去豆瓣上看了一眼评论,这才恍然大悟。《魔球》居然是东野圭吾写的第一本小说!与后来那些大名鼎鼎的“乱步奖”、“推理作家协会奖”、“直木奖”获奖作品不同,这部小说很长时间无法获得出版,寂寂无名,所以最近才翻译到中国。我在Page One书店里找到的时候,还以为是东野圭吾的新作品呢。

  再想一下就有意思了。其实东野圭吾一开始就想写这种复杂的多维度小说的。只不过第一本效果不太好。于是又缩回去,用更“本格”的方式写推理小说。等获得认同了,又逐渐把佐料都掺合进来了。当然,随着文笔越来越成熟老辣,他也更能驾驭写作的野心了。

  嗯,其他内容不剧透了。小说还是很精彩的,其实比起东野圭吾早期的其它小说,这本反而更接近颠峰一些。这两天大概6、7个小时就读完了。推荐。

列书单2015.10.19

  最近都是在晚上女儿睡觉以后看书、看电视。买的书有斯隆的《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希勒的《三十年战争史》,东野圭吾的《麒麟之翼》,阿兰·德波顿的《亲吻与诉说》,迪卡米洛的《爱德华的奇妙之旅》,马克吐温的《康州美国佬大闹亚瑟王朝》,埃里克·施密特 的《重新定义公司》,艾萨克·阿西莫夫的《银河帝国3:第二基地》

              

列书单2015.06.26

  距离上次晒书单已经很久了。四月份以来只去过一次书店,买的书有陈志武的《金融的逻辑》,村上春树的《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林文月的《谢灵运》,帕·聚斯金德的《香水》,斯蒂芬·金的《斯蒂芬·金的故事贩卖机》

        

《教父》、公务员和创业

  这个BLOG已经写了10年了,也是不容易。先播放广告,GeneDock在招人,前端、后端、生物信息都缺人。点击这里…… 提醒一句,A轮之前和之后加入,会有很大区别。

  大年初一初二,用两天看完了小说《教父》。以前就听说古龙最有名的武侠小说《流星蝴蝶剑》是照搬了《教父》的故事框架。所以边读边回想古龙小说的情节,有意思。

教父

  《教父》的真正主角其实是那个独特的社群:西西里黑帮本质上是个企业,所有杀人放火都是生意。另外,里面描述当时美国政府、立法、司法机构的腐败,和如今的中国有好多神似的地方。所以推荐想创业和想当公务员的朋友闲暇时看看这部小说。

  说到创业和公务员。以前看过一部有关创业的韩国片子,老爸对儿子说:“要是敢去当公务员,就打断你的腿。”

  因为招聘,最近有很多机会听年轻人讲他们对事业的选择。上次博客提过,对于创业团队而言找对人无比关键。只有天性喜欢远航的水手才适合寻找新大陆的船队。

  现在是个有趣的时间点。一方面,到处都有文章在讲“经济萧条要来了”,很多年轻人挤破头考公务员;另一方面,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周围同学、同事、朋友下海创业的消息。谁也看不清未来,每个人都在下注而已,所以就变成了世界观和性格的偏好问题。别的都可以聊,辩论三观实在太累。寻找同类就好了。

  到了我这个岁数,同龄人已经明显分化,有些人建立了独特气场和个人品牌,而有些却已经变成空壳。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想变成谁,刚毕业的年轻人一定要早点琢磨清楚了。集中精力塑造自己,别朝三暮四,别耽误时间。看好身边的某些90后,不在于现有基础,而是因为他们比旁人更清晰的愿景。比起我们这些留有旧时代痕迹的70、80后,他们不纠结。

  当然很多90后的基础实在好得让人眼热。例如前一阵刚刚参观过赵柏闻的创业公司,他们正在做一些真正疯狂而有趣的东西。这种玩法以前只在硅谷的故事里听说过。

  大家春节快乐。2015,我们一起挽起袖子大闹一番。

Page One书店和格雷厄姆·格林

  总算到周末了,睡得不醒人事。周六一直睡到早上10点,创了今年的记录。

  起来以后开车带一家人出去玩。上一篇BLOG刚抱怨望京附近找不到好书店,今天在颐堤港看到一家Page One很不错。环境、服务、选书都很有品位。以后可以多带女儿去逛。

IMG_Ali_00179

  买了格雷厄姆·格林的《权力与荣耀》,村上春树的《碎片,令人怀念的1980年代》,北岛的《蓝房子》

权力与荣耀  碎片,令人怀念的1980年代  蓝房子

  格雷厄姆·格林的书都比较压抑,不适合心情不好的时候看。不过他本人很有趣。他同时又是正牌的英国军情六处间谍。还曾经在非洲当过著名双重间谍金·菲尔比的下属。格雷厄姆晚年的作品《尼斯的黑暗面》揭露了尼斯市的腐败,因此惹上官司并败诉,最终抑郁而死。在他死后三年,尼斯市雅克·梅德桑前市长因腐败和其他罪名被逮捕。

  至于为什么格雷厄姆·格林被提名了那么多次诺贝尔文学奖,却始终未曾获奖?,我在知乎上看到这么一段有趣的回答

  格雷厄姆·格林为什么拿不到诺贝尔文学奖,可以分两个阶段看:1968年前和1968年后。

  1968年前他被提名过几次,但都没有拿到,原因不外乎几种:他过于流行招致偏见、当年有和他同样够格的人选,或者运气不佳。比如1967年,格林和奥登竟然齐齐输给危地马拉的阿斯图里亚斯,奥登难道不够格么,而且他更穷,又去找谁哭?

  1968年之后,人为因素多一点,这一年Artur Lundkvist当选瑞典学院院士,他是著名的格林黑,以及天主教黑,我们知道格林是天主教徒……

  他说,格林那么畅销,奖金给他没意义。他还说,格林要想拿奖,除非从他尸体上跨过去。

  前面那句话有记录,后面那句话是别人爆料的,半信半疑吧。

  不过他的确在和格林拼寿命。格林是1991年4月去世,Lundkvist熬到了当年的12月才去世,真是在用生命捍卫偏见啊!

  Artur Lundkvist还喷过威廉·戈尔丁,喷过亚洲文学。在文学问题上,本来就不存在绝对的不偏不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见。

列书单2013.12.14

  最近ODPS临近对外开放,一周里好几次都会忙到半夜2点。BLOG就只好停一停。抱歉。

  今天稍微放松一点,听douban FM。搬家期间不得不处理掉了157公斤的书,有一段时间不怎么买纸质书,在豆瓣阅读上买了不少电子书看。也许我是老古董,也许是我的云手机该换了,憋死。于是这两个月报复性买了不少纸质书,今天列一列。

  说到买书,望京还没找到像样的好书店。路过一家新华书店,管理混乱,电脑上查到书架上却找不到,店员表情冷漠目光呆滞。书店里的气氛就像坟场,让人很不愉快。很多人说实体书店会被网上书店杀死,这可不一定。当年大家都说电影院会被VCD杀死,部分说对了,那些设备陈旧环境脏乱的影院都死了,但环境好服务好的影院发展起来,赚了很多钱。人们花钱买的其实未必只是一场电影或一本书籍,也许是一种服务和体验,是一个可以带着女朋友去消磨几个小时的漂亮舒适的消费场所。要说这个,中关村那边的好书店比望京多,尤其那些养着猫、可以喝咖啡的特色小书店。写到这里搜索了一下,2008年在BLOG贴过这些漂亮书店的照片

  言归正传。买了王强的《螳螂》,威廉吉布森和布鲁斯斯特林的《差分机》,村上春树的《没有颜色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柯云路的《新星》,阿瑟克拉克的《神的九十亿个名字》,杰克卡希尔的《教皇与银行家》,鲁奇尔夏尔马的《一炮走红的国家》,顾森的《思考的乐趣:Matrix67数学笔记》,特纳西尔弗的《信号与噪声》,Peter HarringTon的《机器学习实战》,Haralambos的《智能Web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