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拐》和《贼巢》

  手头没新书看的晚上,去书架里挖掘一下,总能有惊喜。今晚翻到了斯蒂文森的《诱拐》,还有一本詹姆斯·B·斯图尔特的《贼巢》。《诱拐》已经在我的书架上放了8年,《贼巢》放了5年。模糊记得当初都是买回来翻了几页,没提起兴趣,就扔下了。

  

  《诱拐》是典型的18XX年的小说,惊险刺激,最适合十几岁的时候读。不过你有没有注意到,200年前英国社会已经有非常浓厚的契约体系了。即使是偏僻山村里的一个孤儿的一小点财产继承问题,也会牵连出一大堆法理逻辑和信托安排。中国的话,直到我们这一辈才有这个意识吧。这几年周围越来越多的同龄人开始设立遗嘱并定期更新,明确自己意外去世后老人和孩子的财产安排,并确保自己特别讨厌的亲戚的继承次序被放到最后一位。

  《贼巢》不是小说,是金融记者的深度报道。我还清楚记得,自己是在10年前(06年)白鸦的BLOG上看到《贼巢》的读书笔记,留下了印象。好几年以后逛书店碰到就买了。这书最好玩的是把一个故事讲了两遍:上部叫“违法”,是讲四个人是怎么入行怎么勾兑到一起的;下部叫“追捕”,证监会和地方检察官如何逐步揭露犯罪事实,其实用旁人的视角又对四个人的故事做了一次倒叙。微妙的阅读体验有点像《冰与火之歌》。这书气魄很大,怪不得能得普利策新闻奖,甚至动摇了大众对金融行业的信任,引发了1988年的股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