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亚杰的《结构主义》和自我意识基因

  我很少看哲学书。读皮亚杰的这本《结构主义》,大脑动不动就过热死机,放下,过一段再读,又死机……一直折腾了三个星期。要不是这期间有10天在深圳广州出差,累的时候换脑子,这本书估计读不完。

  简单解释的话,结构主义者认为,事物整体并不等于个体元素简单求和。元素之间的关系,也就是“结构”,甚至比具体的某个元素还重要。举个例子,一首曲子,如果提高8度,虽然所有音符都换掉了,但我们还是能识别出这是同一首音乐。因为曲子内部的“结构”,也就是旋律,没有变化。

  皮亚杰对“结构”做了专业的逻辑形式定义。如果将这种抽象的定义映射到数学上,恰恰就是我们计算机专业熟悉的离散数学的那一套体系:群、环、域。而函数映射,就是这些代数系统的“结构”。在物理学、生物学、社会学、语言学等领域,《结构主义》都有专门章节进行论述。

  好了,概述讲完了,剩下的细节,感兴趣的同学自己去读书烧脑吧。

  八卦了一下,皮亚杰博士学位读的是生物学,后来跑去研究儿童心理学。人并不是生下来就具有完整智能。成人的心理状态,实际上是青少年时代连续不断演化的结果。皮亚杰描述10岁之前的孩子,心理演化大概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注意到因果,训练自己的条件反射,例如很多婴儿用手挡住阳光,再拿开,再挡住,再拿开……这种行为和结果之间的联系,让小孩子很兴奋,不断重复。

  第二个阶段,学习语言,了解世界表面上的浅层联系,这个阶段的孩子,喜欢模仿周围所有人的语言,并逐渐学会自己组织表达。但是他们只能理解实体和名词之间的映射。

  第三个阶段,开始有了抽象的思维,开始有逻辑,开始学习数字……

  需要注意的是,心理状态并不是静态的,到某一天突然跳到下一个阶段去。而是持续不断的进行内部映射和更新,进而重构整个操作系统。这里说的“映射”,皮亚杰又称为“运算”,其实和前面提到的数学上的“函数”概念几乎完全一样,就是“结构”的一种具体体现。

  皮亚杰认为,儿童心理演化之所以有其必然方向,一定是因为某些客观的物质基础造成。限于当时的科技水平,这个物质基础还不清楚。

  然后,好玩的事情就来了,前两天我们和一位遗传医学专家在北京机场T3航站楼吃饭,她提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达尔文曾经拿了一面镜子给红毛猩猩看,红毛猩猩在发现周围并没有第二只红毛猩猩之后,就坐到镜子前做起了鬼脸来。黑猩猩也一样,心理学家在它的眉毛和耳朵上做了记号,黑猩猩发现镜子里的影子被涂花了脸,很自然地用手去摸自己的眉毛和耳朵。人类儿童在12个月到24个月开始有自我意识。研究表明,类人猿、大象、海豚、猪还有喜鹊也拥有镜子前的自我意识。但是,其它大多数动物都不能识别镜子里的自己,会对镜子里的影子表现出很高的攻击性。

  中国的生物学家对所有这些动物进行基因测序,对比有自我意识和没有自我意识的两组动物之间的基因差异。他们发现了一个基因位点。恰好这个基因位点和一种罕见的疾病有关,患了这种疾病的人能感受到刀子割手的疼痛,但是在平常生活中,总是不慎弄伤自己,仔细观察发现,他们在刀子快割到自己的手,或者火焰快烧到身体的时候,并不懂得躲闪。

  所以这个基因位点和它所在的功能通路,有可能正是自我意识的物理基础。

列书单.2016.11.28

  最近(其实是一个月前了,一直拖着没写BLOG)在看黄仁宇的《从大历史角度读蒋介石日记》,井上靖的《敦煌》,皮亚杰的《结构主义》。另外,重读了《新星》和《希腊的城邦制度》。关于后者,以前写过BLOG,六年过去了。

  这一篇随便敲点对《从大历史角度读蒋介石日记》的零散印象。最好玩的是黄埔军校到北伐早期,也就是蒋介石像火箭一样上升的阶段。

  广州早期,被列强和广州的各路军阀监视,举步为艰。最早的500条枪是从石井兵工厂“偷”的。黄埔一期1924年5月开学,10月就出兵镇压商团叛乱,1925年初两次东征……一年后黄埔一期学生已战死超过一半。

  此时的国民党政权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五卅惨案之后,工会罢工,和港英当局关系非常紧张。列强派军舰在珠江口示威,香港总督多次打算直接派军队打进广州。如果他们偷运给广州商团的9000支枪没有被蒋介石查获,估计黄埔军校就在叛乱中被铲平了。

  著名的“中山舰事件”,现在看来蒋介石是被国名党右派忽悠利用了。右派挑拨离间放出谣言:共产党打算把蒋介石绑架到中山舰,运到海参崴审判。蒋介石大怒之下发动黄埔军队,扣押李之龙。后来,蒋介石发现真相,郁闷愁苦,但已骑虎难下。

  力排众议强行北伐,赌对了。发狠清党,抢走汪精卫的老大位置,赌对了。中原大战以一敌四,神奇般获得张学良支持,居然又赌对了。拉拢、分化、排挤、打击……政治手腕相当高明。这个人的前半生,真是英明神武。可惜遇到了更辛辣的毛泽东。

Bill Campbell

  继续“八卦牛人”系列。此前两篇写的是Michael BurryMax Levchin。这次是刚刚去世的Bill Campbell。

  Bill Campbell是学教育心理学的,最早做过大学橄榄球队的教练。后来进入Apple主管销售。然后加入GO创业团队。关于这段传奇,我去年专门写过Startup: A Silicon Valley Adventure的读后感。经过这段艰难创业,Bill Campbell建立了个人品牌。开始扮演后来广为人知的“硅谷CEO教练”的角色。

  我猜更多人是通过A16Z的The Hard Thing About Hard Things认识Bill Campbell的。他给处在艰难时刻的Ben Horowitz的支持和指导,让人嫉妒。尤其是Horowitz接受他的建议,在公司大规模裁员、分拆的风口浪尖,退掉去纽约的机票,留在办公室勇敢面对团队,“帮别人把东西搬上车”。这是Horowitz在各种场合反复提到的“关键时刻”。

  

  渡过了“关键时刻”,一个合格的管理者就诞生了。搜索网络,可以看到更多Bill Campbell帮助企业家解决问题的故事。

  Flipboard的Mike McCue提过,他面临自己最大客户AT&T的威胁,用Bill Campbell的思维工具做出了关键决策:否决卖软件做私有项目的思路,坚持公有云服务的路数。关键的是,经过这次讨论,此前有强烈分歧的管理层达成了一致。

  Zynga的Mark Pincus在公司陷入困境的时候也受Bill Campbell的辅导。他获得的建议主要包括:减少操控细节,改进自己和团队的沟通方式,不再在谈话中压制员工,高管定期讨论公司战略,CEO定期对全团队All Hands……Mark Pincus此时承受巨大压力。很多人劝Bill Campbell不必去帮他,太晚了,可能没用。但Bill Campbell还是去了。

  Google的Larry Page处理狂妄自大的Android之父Andy Rubin,明显是Bill Campbell在幕后推动的。

  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顶着所有管理层和投资人的压力,拒绝把公司卖给Yahoo。这导致了整个管理层全部辞职。Peter Thiel也很不满意。Zuckerberg一直说那是他最艰难的时刻,据说这个阶段他和Bill Campbell定期交流。

  Steve Jobs和Campbell的交流比较隐秘。外界只知道著名的两周一次的散步,不了解内容。Jobs说Campbell会逼他把不成形的思路理清楚。后来由于Campbell也和Google走得很近,Jobs很不满意,就终止了合作。尽管如此,Bill Campbell去世时Apple官方还是表达了哀悼并推迟了新产品的发布。

  不过他的行为也不是没有引起争议过。在2010年Twitter公司激烈的人事动荡中,Bill Campbell扮演了一个凶狠而不忠的角色。当时Ev Williams因为缓慢低效的决策不得人心,即将要丢掉CEO的位置。Dick Costolo是Twitter的COO,很有希望接任CEO。而Bill Campbell并不是Twitter董事会的正式成员,作为所谓的“CEO教练“列席董事会会议。然而Bill Campbell推动董事会解雇了Ev Williams,尽管后者一直很信赖他。戏剧性的是,之后他又试图突然解雇Dick Costolo。Nick Bilton在他的书Hatching Twitter里把这件事捅了出来,引起轩然大波。直到去世之前,Bill Campbell都被记者们反复追问这件事。

  有一次我在朋友圈说:“又是Bill Campbell,真希望和他聊聊”。经纬的投资人熊飞留言:“KPCB在Soundcloud上的podcast有两期对Bill Campbell采访,推荐”。大家感兴趣可以去听一下这个

列书单.2016.10.3

  恢复大量读书,以便缓解工作压力。

  先不列书单,放一个Linsanity的纪录片(要翻墙),现在看还挺有意思的,尤其是前半段。折腾了这么多年,又回到纽约,终于凑齐合适的战术(挡拆)、高智商的搭档(哈佛+斯坦福)和无限开火权,我敢打赌这个赛季他会再次爆发。这个人是当领袖的料。

  最近读了桓宽的《盐铁论》村上春树的《天黑以后》麦尔燕·舍纳绥的《阿拉伯女骑手日记》马丁·瓦尔泽的《屋顶上的一架飞机》萨苏的《萨书场》尤金·菲尔德的《书痴的爱情事件》黄仁宇的《资本主义与二十一世纪》赖建诚的《经济史的趣味》

              

列书单.2016.9.17

  最近几周搬家,整理书架。居然挖出来十几本以前买来却没读的书。白天干体力活儿,晚上躺在地板上听着音乐读书。

bookroom

  读了迈克尔·道布斯的《纸牌屋》米兰·昆德拉的《玩笑》井上靖的《楼兰》北岛的《蓝房子》高晓松的《如丧》虹影的《K—英国情人》朱锡庆的《知识笔记》伊恩·麦克尤恩的《只爱陌生人》还有朱德庸的《跟笨蛋一起谈恋爱》

                

《诱拐》和《贼巢》

  手头没新书看的晚上,去书架里挖掘一下,总能有惊喜。今晚翻到了斯蒂文森的《诱拐》,还有一本詹姆斯·B·斯图尔特的《贼巢》。《诱拐》已经在我的书架上放了8年,《贼巢》放了5年。模糊记得当初都是买回来翻了几页,没提起兴趣,就扔下了。

  

  《诱拐》是典型的18XX年的小说,惊险刺激,最适合十几岁的时候读。不过你有没有注意到,200年前英国社会已经有非常浓厚的契约体系了。即使是偏僻山村里的一个孤儿的一小点财产继承问题,也会牵连出一大堆法理逻辑和信托安排。中国的话,直到我们这一辈才有这个意识吧。这几年周围越来越多的同龄人开始设立遗嘱并定期更新,明确自己意外去世后老人和孩子的财产安排,并确保自己特别讨厌的亲戚的继承次序被放到最后一位。

  《贼巢》不是小说,是金融记者的深度报道。我还清楚记得,自己是在10年前(06年)白鸦的BLOG上看到《贼巢》的读书笔记,留下了印象。好几年以后逛书店碰到就买了。这书最好玩的是把一个故事讲了两遍:上部叫“违法”,是讲四个人是怎么入行怎么勾兑到一起的;下部叫“追捕”,证监会和地方检察官如何逐步揭露犯罪事实,其实用旁人的视角又对四个人的故事做了一次倒叙。微妙的阅读体验有点像《冰与火之歌》。这书气魄很大,怪不得能得普利策新闻奖,甚至动摇了大众对金融行业的信任,引发了1988年的股灾。

又来上海

  2016第三届科学数据大会在上海复旦大学举办。8月25日下午我会在高性能计算与大数据分会场做一个分享,欢迎大家来听。明天我会去听精准医疗分会场的报告。希望认识更多朋友。最关键的,希望收到简历和人才推荐。

  最近开始疲惫和焦虑。有一天早起,居然有溜号不上班的念头。对我这种跳着踢踏舞上班的人来说,这很少见。很长时间没休假,看来需要充充电了。

  到上海的高铁,买了一本海莲·汉芙的≪查令十字街84号≫,几乎不喘气读完。真棒!同时发现自己彻底放松下来了。然后突然特别困,眼皮都抬不起来,睡得不省人事,直到列车员查票。发社交网络称赞,才被科普,火车站书店之所以会放一本小众的文艺作品,是因为最近有一部畅销电影提到了它。

  刚到上海,收到邮件,有个客户申请GeneDock的邀请码,看地址离我很近,于是去拜访。见完客户,又发现离贝壳社上海的办公室很近,就跑去玩。遇到了以前就认识的朋友,才知道他找到了合适的合伙人,获得了贝壳社的投资,赞!然后又遇到了另外一个创业者,基因行业最著名的猎头。有些话题只有创业的人才能真正互相理解。(聊了好久,我差点耽误了晚上的视频面试)。

GeneDock研发团队的一些方法论

  逼着自己上来写BLOG。最近工作强度非常大,回到家吃完饭洗完碗,真的手指尖都不想动一下。不过工作有进展,人有成长,心情还不错。今天冒着大雨回家,浑身湿透,但是心里一动:“两年前的今天我心情很糟,现在虽然累得像条狗,却很充实,看来这次创业是对了。”

  创业以来,感觉还算顺利。所谓好运气,部分源于GeneDock团队有一套自洽的逻辑。创业和投资说到底拼的是世界观,你对现实世界的某个局部有独特的洞见。这里面有些关于技术产品,有些关于团队管理,有些关于商务销售。

  这篇BLOG再总结一下GeneDock研发的方法论。算是呼应一年前的那篇《思考:如何开发应用平台》,对其做一些补充或再次强调。

一、彻底信仰API

  Alex Iskold说:“API代表公司的业务本质……思考API实际上就是思考公司的未来……”

  绝对赞同,一年多前我在社交网络发过一条对国内一些所谓基因云的吐槽:“不是做个Web页面就有资格叫云计算的。前端若不提供RESTful API、编程语言SDK以及UNIX风格的CLI工具包,后端若没有可拓展的分布式架构、防单点故障的failover机制……就别觍着脸自称云计算了,这只是一个网站而已”。这话似乎刺痛了某些人。

  GeneDock刚刚对外开放了第一批Workflow和Task有关的11个API。欢迎大家试用,这里是API-Reference文档。如果单从Web Service的设计这一点看,我们的产品领先于国内外友商。

二、To B 的产品逻辑:别抖机灵

  To B 产品和 To C 产品有很多业务差异。To B 是给专家甚至专家团队用的软件,本质上在卖你对行业的独特洞见,在卖你的工作哲学。例如,当年SAP的ERP软件最成功,因为他们最理解德国制造的业务逻辑;再如,Salesforce在卖的是销售团队的方法论;而GitHub实际在卖他们对软件工程的理解:Bug管理、版本管理、Code Review……

  另一方面,To B 和To C 其实都是给人用的软件。从设计和研发的方法论来看,并没什么本质区别。GeneDock产品经理何荣惠(在阿里云的时候程序员们昵称“神仙姐姐”)在知乎回答过“to B 的产品经理和 to C 的产品经理有什么差别?”,我觉得写得很好。

  总之。To B 产品,抖机灵没用,保持克制和敬畏。躬身入局,琢磨清楚基因数据传输、存储、分析、应用的所有业务场景。

  我们刚刚上线的企业账号功能,对很多团队都有用。GeneDock官方BLOG对此有描述,推荐大家看一下。

三、坚守软件工程底线

  GeneDock只雇用最好的程序员。好程序员必须能熟练应用软件工程的成功方法论。

  至于什么是好的软件工程,一年前都写过了:“好的软件工程实践,决定了技术团队的层次。Github用的怎么样、Bug管理怎么样、代码审核是否严格、发布升级是否自动化、有没有单元和集成测试……到一个技术团队里呆几个小时,鼻子闻一闻,就知道几斤几两。技术团队如果这些基本功不好,摩擦力会越来越大。”

  不只是提高自己内部生产率,GeneDock还想把数据生产的最佳实践推广到整个行业,成为生物信息行业的GitHub。我们正在优化配置和调试的体验,总结GeneDock生信团队的流程规范。后面会不断放出软件工程培训文档和配套工具,让生物信息程序员们效率更高,更专业,工作更有价值。

列书单2016.07.01

  刚啃完了两本挺厚的史书。

  一本是奥姆斯特德的《波斯帝国史》。以波斯人的角度而不是以希腊人的观点去叙述历史,西方著作里很难得。关于波斯和希腊之间的战争,有一些希腊将军的战地笔记流传至今。我最喜欢色诺芬的《长征记》,超好看,8年前看的,至今记得很多细节。

  第二本是霍布斯鲍姆的《帝国的时代1875~1914》,年代四部曲的第三部。

  

  上周日随手翻完了小说西德尼·谢尔顿的《假如明天来临》,讲一个被腐败黑暗社会伤害的姑娘如何一步步复仇,女版《基督山伯爵》。戏剧性的是,她最终变成了一个诈骗惯犯,其实和害她母亲自杀的仇人没啥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