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记》偷窃和苏格拉底

  我爱死色诺芬的《长征记》了,随便翻开一页,从来没有让人失望。

  昨晚翻到一页,看到有一次计划偷袭时,两位来自不同城邦的指挥官互相打趣:

  色诺芬说:“……我为什么建议偷袭而不是强攻峡口呢?因为我听说,克里索甫斯,你们斯巴达人从小就开始练习偷窃,能偷到法律允许的任何东西而不被捉到,是一种荣誉;而偷东西时手脚不利索,被捉到,却要受到苔杖刑罚。现在正是你们表演这种才能的好机会。只要以最低成本偷占这块高地,全军就能少挨打,这个形势和你们的风俗是一样的呀。”

  克里索甫斯说:“是吗,不过我倒听说雅典人也不是吃素的,你们最擅长贪污公款,这可是偷窃的最高难度。事实上和我们不同,你们中间越是高官贵族,偷的越多,你们一定认为偷窃能力是当统治者的必备资格。所以现在是你们大显身手的时候才对。”

  色诺芬说:“好了好了,我吃完饭就带部队出发,去夺取此山。我已经有向导了,轻步兵伏击成功,抓了一些跟踪袭扰的混蛋……”

  给没看过《长征记》的扫扫盲:波斯国王的弟弟小居鲁士起兵争夺王位,麾下最精锐的部队是一支希腊雇佣军。他们长驱直入,从地中海一直打到两河流域,接近波斯首都,今天的伊拉克巴格达。这时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居鲁士意外被杀,树倒猢狲散,往日的战友争相投降国王。一次背信弃义的诱捕把希腊高级将领一网打尽。

  身陷万里外的敌境腹地,群龙无首,内无粮草外无援兵。一万希腊人却创造了奇迹:选举将领,约束军纪,击溃围追堵截,行军万里,杀出一条返回祖国的生路。两个指挥官,一般是克里索甫斯指挥前队开路,色诺芬带领其余断后。两人性格不同,但相互信任,配合默契。克里索甫斯病死后,希腊人内部出现裂痕,频繁的兵变和选举使色诺芬无法充分施展智谋,部队遭受了很多损失。

  BTW1:以前就提过,中国古代的史官很少真正上战场,更别提指挥部队,因此很难细致客观地描述战争。而古代希腊罗马的贵族们,像色诺芬,后来的亚历山大和凯撒,都留下了不少精彩的战争笔记。

  BTW2:色诺芬回到希腊的同一年,苏格拉底却被处死。很想知道这时他的心情。色诺芬和苏格拉底曾经同在骑兵部队服役,据说战场上还被苏格拉底救过。他参加雇佣军前找苏格拉底商量,后者还对他执意离开雅典不满。色诺芬的《会饮》不如柏拉图的《会饮》有名,但他记录的苏格拉底是不是更接近真实呢。

  BTW3:《战争与和平》开头就提到,书架上有凯撒的《高卢战记》和《内战记》,其实安德烈一开始就打算离开美丽的妻子,到战场上一死了之。

3 thoughts on “《长征记》偷窃和苏格拉底

  1.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技术出身的产品经理,以及《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2.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读后感二

  3. Pingback: 洞见和护城河 | joyfire 王乐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