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21

尊重有信仰的人,无论你是否认同他的信仰

  年轻的时候看信仰,从理性的角度去质疑。记得《银河英雄传说》里杨元帅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说过:“穷人会相信神的公正,这在逻辑上是非常矛盾的。如果真有神,正因为神的不公正,才有穷人。幻想出神这种东西的人,是历史上最大的骗子。他值得钦佩的地方唯有其想像力和商业才干。从古到今,不论哪个国家,有钱人不都是贵族、地主和寺院的僧侣吗?”

  华人是认真过世俗生活的民族。孔子教导我们“敬鬼神而远之”。历史上,那么多儒家信徒直言不讳的攻击试图炼丹求道的皇帝:别在衰老面前软弱,人终有一死,重要的是死前留下君子的痕迹。这挺让人钦佩的。

  后来读书,知道释迦摩尼本身的观点其实是无神的。后人为了方便给普通人传教,才逐渐构建出了神佛和转世的体系。释迦摩尼用很强的逻辑去辩证:世界也许只是一个虚拟现实游戏(元宇宙?),但就算如此,我们还是要好好打怪练级,做该做的事,只是别太执迷。

  你仔细去看老子和庄子的书,同样没提到太多神,只是对人和世界的关系做体验和思考。同样,后人为了方便传教,创造了道教的神话体系。

  强者的逻辑其实都差不多。不相信主宰的施舍,只相信自己的理智,而且经过思考,面对残酷的真相,依然有所行动,这就是强者逻辑。

  然而,就算没有神,但凡思考变成了意识形态,还是会变得僵化。年轻时自以为读了些书,看到历史上那么多人只为意识形态就彼此仇恨和厮杀,而且一代代重复,觉得统治阶级太狡猾,构建谎言洗脑,让没见识的笨人减少思考,供他们奴役。当然,这些看法也没错。

  现在年纪大了,看法有点变化:其实大多数人没那么笨。并不缺少理性和逻辑。信仰不只是欺骗和愚昧。

  弱者皈依是为了求内心平静,至少宗教倡导与人为善,有信仰者常比黑化者更好相处。更有趣的是,很多强者也都有真诚的信仰,很多难事恰恰是信仰者做成的。

  比如中国多数超级三甲医院最初都是传教士建立的,甚至是连续几代人不懈努力的成果。医疗这件事,如果没有初心只看利害,很难长久。人类的进步源于行动的勇气,虽然缘起的信念本身往往漏洞百出。哥伦布到死都以为他去了印度,但没关系,他相信地球是圆的,他发现了新大陆。

  更直接的例子是1949年建国,如此贫弱松散,死了那么多人,仅靠共产主义信念的组织,就真的内统亿民、外御强敌。像李敖说的:“不管其他问题,共产党在富国强兵这件事上是有历史地位的。”僵化也好愚弄也罢,意识形态确实可以构造“想象的共同体”,最终汇集力量推动历史的改变。

  所以要尊重真正有信仰的人,无论你是否认同他的信仰内容。他可能并不笨,他可能很清楚意识形态的纰漏,只是他做了选择,选择了响应和行动,选择了最有可能改变世界的路。

  不说那么大,我也算连续创业,见过的成大事的创业者,都能保持初心,不耍小聪明,不黑化。眼光长远,才会有格局和自省,才能汇聚力量。

关于创业的碎碎念

  我很认同这篇《被妖魔化的私有云》。工程效率的关键是产品化,标准化,实现Build once, run everywhere at any scale. 所谓SaaS只是形式之一。采用何种形式应该以成就客户为标准。今天投资人对SaaS的追捧过头了。投资人琢磨追捧的那些toB的SaaS方法论,也都不重要。他们是被上一代创业者的成功标签训练的赌徒而已,很多时候他们只是在努力下注和弃牌,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买了什么。其实,这一代toB创业,最终目标选toB的Amazon还是toB的Apple,这才是个好问题。

  新一代数据库都在做:存算分离、Meta统一、引擎多模。然后,做OLTP引擎的都梦想把OLAP吃掉,又吃不掉,因为OLAP内部就散成好多块。再加上时序数据和图数据这种非常规引擎……现在想想,ODPS在9年前就搞Meta统一、引擎多模,老爷子的确领先于时代。

  Neo4j刚获得了3.25 亿美元的风险投资。这是史上对数据库类的创业公司的单笔最大风投。闭着眼也知道,接下来中国的VC又会跟风,开始到处给Graph(图数据库)创业团队投资。

  参与创业这么多年、这么多次,除了各种具体经验,最重要的是情绪方面的成长。学会了跳出外界观察自身。愤怒、恐惧、妄念时,依旧有自信和自控。团队角度,创业高压下时不时有人会小小失控。S级团队,并不需要各自谨小慎微,而是有人低潮时,其他人定会在专业上补位,甚至还能在认知上扮演performance coach。

  哪有什么“公域流量”,只不过看是平台巨头的“私域”或品牌自己的“私域”。是谁的客户渠道,谁就收过路费。

  2013年MIUI的人去参加锤子发布会。发布会没完就放心了。各种问题简直灾难现场。其实Demo Day诀窍就是一遍一遍过,乔布斯会反复演练200遍以上。听说锤子Demo Day,人上场了,下面还在大量改keynote,就知道老罗搞研发类创业不行。

  行业第一名的战略都是总成本领先,也就是占据最大的市场份额,摊薄一次性投入;而所谓差异化战略,永远是为第二名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