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创业时代

埃里克·杰克逊的《支付战争》

  《支付战争》精彩的情节可以当小说看,很多卖点:例如作者从传统行业跳槽到互联网创业团队,刚入职时所感受到的一片混乱;例如,现在已成为常识的Growth Hacker运营手段,包括病毒式传播,直接花钱导入流量和用户,注册一个账号送10美元;又如,两个创业团队杀得血流成河,突然戏剧性地宣布合并;再如Paypal和X.com合并后,Elon Musk和Peter Thiel这两位如今红得发紫的牛人之间的激烈斗争,尤其是把Elon Musk赶下台的那次政变……看完这部美利坚商业宫斗戏,你就知道现在中国O2O行业烧钱抢用户然后相杀相爱的这一套,都是原样照搬人家十几年前的玩法。

  不过对我来说,上面这些不算特别来劲。因为Paypal黑帮的故事实在太有名了,大多数所谓“互联网思维”的段落,已经通过各种投资分享、创业宝典、大神博客看过了。

  让我兴奋的内容:

  首先,是David Sacks带领的运营和产品团队在几个关键节点的思考和应对,包括那些因为后续变化并没有执行下去的方案,例如:网络机器人买手计划、主动进军博彩业和色情业的拉斯维加斯战略、针对eBay的“核武器计划”等。Paypal黑帮很多人都是斯坦福大学的校友,这帮人的情商、逻辑和决策能力绝对是最终成功的核心因素。

  其次,是书里若隐若现的技术团队负责人Max Levchin。粗看,这人好像一直埋头忙于关注平台的安全性、防欺诈算法、性能稳定性等基础问题,与一次次激动人心的用户量暴增关系不大。但Paypal和X.com合并之后,Levchin短暂地失去了对技术方向的把控,后端平台就开始出问题,给运营前线拖后腿。最终后端服务是用Unix还是Windows这种纯技术路线的问题,居然导致了技术和产品核心骨干对Musk的反叛。

  最后,是不同组织的企业文化。有意思的是经过了十几年,2015年夏天eBay又把Paypal单独拆分出来。

2016新年快乐

  从2006年开始,每次1月份都会定两三个目标。之后一旦遇到纠结就力保重点,其他事一律让路。翻了翻过去10年元旦左右的BLOG:产品、论文、专利、买房、买车、求婚、生娃、跳槽、旅游、项目、商用、创业……单细胞动物,明取舍断妄念,受益匪浅。

  2015年只定了一个目标,是关于创业和成长的。一年下来,挺困难挺好玩的。感谢周围一圈恨铁不成钢、费心点拨我的朋友师长。忠告听进去了,善意记下来了,方法论还需要更多思考、学习和实践。今年最主要的目标一定还是与此有关,我需要好好琢磨一下。在GeneDock产品还不完美时,很多胆大的天使客户就毅然转向了基因云服务。2016年,要让他们获得与远见相称的收获。

  过去一年,只发了12篇BLOG,只买了34本书,都不到往年的一小半。所以2016年的目标之一是读50本书,并在BLOG和豆瓣上分享读书笔记,哪怕只是只言片语。

  RUDY哥酷爱马拉松一年参加四次正赛并获得奖牌,他总鼓励我尝试参加一次半程马拉松。我还在犹豫。其实想滑更多次雪,新买的单板装备却总没时间用,郁闷!倒是和RUDY哥打了一个赌:如果能B轮成功,我会把头发全部染白,RUDY全部染红(BTW,这个赌局,CEO怂了)。大家给我们作证!

思考:如何开发应用平台

一、开发难度

  和创造单个应用相比,创造应用平台的难度要高一个数量级:

  1. 架构难度:和特定应用不同,应用平台是开放性的,允许别人到系统肚子里自主编程,因此应用平台的用户边界本质上是API。设计一套干净强大、可拓展、安全、完整自洽的API,并在此基础上构建SDK、Console、GUI……是很难的。进一步,为了支撑第三方开发,需要有编程工具链。尽管程序员们都会用编程工具,但即使是计算机系科班出身的程序员,90%也不清楚DSL编译器和IDE的实现原理。

  2. 产品难度:应用平台的产品设计,需要抽象和分解能力。不仅仅满足某个具体用户场景,而是必须把握各种应用开发者在各阶段遇到的各种问题。这里面除了用户体验、E2E场景、还得注意统一的设计哲学和必要的分寸感。没经验的PD往往忽视谨慎思考和设计,强调快速迭代和重构。对应用平台而言,指望靠蛮力代替深思熟虑,行不通。

二、成长周期

  关于平台何时成熟,存在一些客观规律:

  1. 平台真正“立”起来至少需要4年时间。看那几本回忆Unix、Windows NT、NeXT、AWS初创的书,例如G.Pascal Zachary写的《观止:微软创建NT和未来的夺命狂奔》,这些系统前4年都跌跌撞撞甚至反复重构。

  2. 第2年最容易死。BAT三巨头几乎同时启动自主云平台:阿里的飞天系统、腾讯的台风系统、百度的C++重写Hadoop计划。但腾讯和百度的团队在第2年的时候都挂掉了。事实上,阿里云差不多也在那个阶段经历了惊涛骇浪,只不过运气好,马云这个老板异于常人。

  3. 关键是团队的成熟。阿里云最重要的行业贡献不在于其本身的IaaS业务,而在于那支从零开始把操作系统做出来的技术团队。现在飞天团队很多牛人跳出来创业,如果还是做平台的话,就会知道哪里有坑。

三、方法论

  1. 发布的节奏感非常重要。从阿里云辞职,老上级点拨我:如果只做一件事,就是保持发布节奏。一个里程碑一个里程碑下来,现在是Sprint 18。真是做对了。虽然前面说4年才能成熟,但是不可能有老板真能容忍你4年啥业务也不扛。这就意味着,得向客户和业务团队承诺产出,一旦承诺了就必须说到做到。这还意味着,必须现实主义,收敛战线,降低阶段性期望,为支持业务做些妥协。衡量一个技术团队的基本标准,就是持续交付能力。

(Intel曾经遇到过困境,CPU浮点运算部件有错误,不得不召回,AMD弯道超车抢先推出多核CPU。可惜AMD无法保证稳定交付,结果又坐失良机。再往前,摩尔定律其实不是客观存在的自然规律,而是Intel的明确战略,给客户承诺的交付节奏,给自己团队戴的紧箍咒。在撞到纳米墙之前几十年,Intel一直说到做到)

  2. 时刻关注平台架构。保持低耦合高内聚,保持模块之间的正交。否则越往后越痛苦。尤其是客户业务接进来之后,如果边界不清晰,到处插管子,就死定了。要理解著名的Conway’s Law: A design reflects the structure of the organization that produced it。这条定律的意思是:什么样的团队组织结构,最终就会开发出一模一样的软件架构。如果有四个小组合作开发编译器,系统最终一定会长成一个四阶段编译器。所以大型软件组织内,在重构系统之前往往先reorg团队。

  3. 好的软件工程实践,决定了技术团队的层次。Github用的怎么样、Bug管理怎么样、代码审核是否严格、发布升级是否自动化、有没有单元和集成测试……到一个技术团队里呆几个小时,鼻子闻一闻,就知道几斤几两。技术团队如果这些基本功不好,摩擦力会越来越大。

  4. 问题是什么,永远比解决方案更重要。最常见的错误就是:拿着个锤头,眼里看来满世界的问题都是钉子。必须花很多时间深入思考:客户有什么问题?我们能带来什么改变?逐渐建立对这个领域的独特洞见。

(仔细读了读巴菲特创业最初10年的信。他先建立了自己的独特benchmark,然后把投资对象分为4类,每类有不同的触发条件和行动。)

  5. 找到issue优先级明确roadmap才能减少焦虑。能砍事儿的才是合格的产品经理。做了太多客户不需要的事,团队总是加班,这是管理债,是耻辱,不是骄傲。

(讲到这里,顺便贴一篇两年前给pFind组的回信,最近Boss H又翻出来抄送给pFind团队)

  我已经离开pFind很长时间了,不了解细节。说错了大家拍砖。憋了好久,没憋住,因为pFind始终是我的产品。

  所谓战略,是明确不做那些“比较对的事”,只做一两件“非常对”的事情,壮士断腕才能做好产品,好产品才有资格进一步谈平台化和生态系统。

  客户需要精确的结果,客户需要飞快的速度,客户需要傻瓜式的安装和参数配置,客户需要全流程解决方案,客户需要在平台第三方开发的API和SDK,客户需要易用的界面、配图和表格……不从前面这些需求里砍掉90%,集中精力把剩下的一两项做到全世界第一,就没意义。

  不如每个人列两个单子:你认为pFind最该做的事,最该放弃的事。别写很多所有人都同意的真理,信息熵为0。如果为了防止互相影响,就单独发给BOSS H汇总。

  恕我直言,所有界面类的开发工作,pFind组都很不擅长,做得很苦、做得很烂。我们这些人离顶级UED差得太远,也未必有热情追求用户体验的卓越。也许更应该集中做算法、做流程框架、设计数据接口和API、向外界开发者提供API和SDK(这里的API也许是本地的,也许是Web Service)。至于界面也不是彻底不做,现有界面可以重构到前面说的API和SDK上去(以便吃自己的狗食,验证API、SDK的设计合理性)然后再开源出去。

四、BD和运营团队

  传统背景的业务人员面临挑战。因为他们要花一些时间才能意识到:推销的是通用平台,而不再是某种具体应用。

  1. toB销售,又面对专业技术话题,业务团队需要配备得力的业务架构师(BA)帮助技术交流,给解决方案。

  2. 找来了很多客户,仔细聊下来,有一半其实是需要Word(应用),而不是Windows和VC++(平台)。早期应该组建专门的技术小组,自己扑上去帮客户开发应用,也算吃自己的狗粮。后期再逐渐找外包商和集成商。CEO说,友盟的前70个客户,都是友盟自己的程序员扑上去帮他们写APP。

  3. 平台是前所未有的东西,是改变现状的创新。所以业务团队的目标不是销售数字,而是尽快立起标杆客户。

  4. 业务团队需要了解技术团队的发布节奏。知道有“水面以下”工作量存在,例如产品架构设计,例如重构偿还技术债。这些最终会影响到技术团队的持续交付能力。

  5. 业务团队有权要求更多后方的火力支援,理直气壮扯着产品经理的耳朵大喊客户需求,明确业务优先级,并监督技术团队的产出。

  6. 最终,其实和技术团队一样,业务团队最大的挑战还是学习能力,建立独特的思考模型。

GeneDock成立一周年了

  今天是GeneDock成立一周年。一大早,在外出差的厦戎就发了一封邮件出来。我很喜欢里面的一句话:“一起建设一家员工喜爱,客户信任,行业尊重的好公司。”

  后来RUDY哥又发了一篇博客《做一只努力的梯子》,感觉特别符合当下的心境。“做钉子的做一只坚韧的钉子,做踏板的做一只不打滑的踏板。”

  搜索了一下,找到去年刚开始时发的一篇微博

  回到家,女儿跑过来,给了一个认真的拥抱。

  跳出懒惰、恐惧、自负、自怨自艾……专注起来,做一个快乐、靠谱、勤勉的创业大叔。

GeneDock刘畅将在PyCon China 2015做报告

  人生苦短,我用python。但用python最人痛苦的事情有二件,一个是编码问题,另一个则是import不了包。9月19日,GeneDock团队的刘畅大神应邀在PyCon China 2015大会上做技术分享,题目是:python的module机制与最佳实践。

  畅爷这次报告将详细讨论python的包管理机制,python如何引用包,PYTHONPATH是怎么回事,sys.path与其有什么不同。为什么py3把py2的包引入机制彻底废弃。py3的absolute import又是怎么回事。还会给出关于python项目目录的最佳实践,避免各种引用的问题。

  刘畅,曾就职于微软与阿里云,现在是我们GeneDock创业团队的一员。他的博客地址是:http://lcblog.sinaapp.com/

成长和决策

  创业以后就变得紧张,有时候睡不着觉,没有心情更新博客。其实工作量还好,GDers大都是出色的工程师,团队也采用了成熟的软件工程,尽管工作强度很大,却不太加班。

  紧张是为个人能力不足而焦虑。真刀真枪开始创业,挽起袖子一个个PK问题,以前养成的粗心和懒惰的坏毛病就跳出来了:竞品调研不深入,代码review不仔细,琐碎管理没耐心、文档和邮件拖延症、人际交流疏忽大意……运气好,合伙人和团队都是顶尖的,同伴互相帮忙扛了很多事。但是团队在进步,跟不上,你自己就是瓶颈。

  刚去德国休假调整了一下,静下来仔细想了想。接下来得更勤勉努力,也需要更有效的沟通。关键是执行!关键是执行!关键是执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希望自己还能不断成长。在BLOG这里把当下的心情记录一下,日后印证。

  放几张德意志博物馆的照片,这里被称为“工程师的卢浮宫”。

  再聊聊决策。

  上周去计算所参加了一次创业沙龙。做了一点分享。除了介绍我们的产品,还聊了聊创业本身,尤其是关于决策,内容整理如下:

  1. 无论做什么事,关键都是决策和执行。
  2. 所谓高效的决策,就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凭借有限的信息作出正确的选择。这里面有很多重大选择,短期看无所谓好坏,然而涉及长远目标的取舍。
  3. 时间信息有限的情况下,要是没有一套自己现成的逻辑,就成了赌博,决策质量不会太高。
  4. 逻辑或者说方法论,源于系统化的阅读、交流、试验、学习和思考。
  5. 诺贝尔获得者那本《思维,快和慢》讲的就是这件事:人类的大脑有两种思维方式,一种是逻辑思维,很慢很费能量,但能应对复杂场景;还有一种是感性直觉,很快,但几乎是最原始的神经反射。系统很懒,总是不自觉地就切换到“省电模式”去了。而且关键时刻,在压力和情绪作用下很难静下心思考,往往是直觉占上风。正确的直觉并非天生,源自大量的自我训练和经验积累。
  6. 搜索引擎有离线和在线两套系统,离线系统很慢,但是负责抓取全网的数据,build索引。而真正查询过来了,在线系统直接查找索引,几句if else if else就快速返回答案。
  7. 平时对一个主题不涉猎没概念,没有构建牛B的索引,事到临头指望灵光一现,往往会进退失据。所谓机会给有准备的人,我在团队招聘时感触很深,很多人真的不懂创业,同时也没想清楚自己能做什么,想要什么。
  8. 在创业这件事上,很多朋友很有热情,但表达出来的逻辑很浅:迭代改进、不怕失败和挫折、独特的点子、找用户体验的痛点、点灯熬油加班拼搏……总之,基本来自网上鸡汤段子和《乔布斯传》的片段,却缺少详尽的调查和学习、深入独立的思考、清晰的自我认识、与众不同的洞见、以及细节上的取舍决策。
  9. 指望用蛮力代替深思熟虑,这不靠谱。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把精力集中在长远目标上,把自己训练成领域专家。
  10. 我选择厦戎这个老大,就是因为他的决策质量非常高。

  叭叭呜的知乎专栏最近有一篇文章,讲述了Segway公司早期和乔布斯的交流。 即使交流对象是乔神这样的偶像,没有独立思考和逻辑,被对方洗脑,也是很危险的。Segway这件事里,即使乔布斯说得全对,他们也许还是应该咬着牙继续坚持原有节奏。而不是丧失信心推迟发布计划,甚至要“做出一款让乔布斯尿裤子的产品再发布”(注意,连语言表达方式都被乔布斯影响)。

4月11日的NGS创新开发者大会,GeneDock有个分享

  我们会参加明天(4月11日)的NGS创新开发者大会2015。GeneDock的CEO李厦戎博士会在大会上做一个报告。大会的具体日程点击这里。测序中国和基云惠康主办组织得非常成功,据说报名人数超出了预计的50%,会场已经彻底装不下了。很多圈子里的朋友都在,希望和大家多交流。以前没见过面的同学可以在会场上给我的微博账号 @还是地雷 发消息互相找。

3月21日下午我在IC咖啡有一个技术分享

  本周六下午,我会参加一个由测序中国和贝壳社主办的创业沙龙。期间我会做一个15分钟的讲演,分享GeneDock的基因云计算实践心得。欢迎捧场交流,欢迎现场投简历(JD参考 https://genedock.com/joinus/

  具体时间地点:2015年3月21日下午14:00,中关村海淀大街36号昊海楼地下一层IC咖啡。活动限定人数50人,提前报名:http://eqxiu.com/s/5vXT02#rd 。注意:活动是免费的,但下午茶AA人均50元。

再次推荐Startup: A Silicon Valley Adventure

  之前推荐过Startup: A Silicon Valley Adventure。这本书在回忆一次不怎么成功的创业。最近比较累,我还没读完。但仅仅凭借已经读完的章节,有理由再次强烈推荐一次。

  今天招聘的时候,别人问我和厦戎创业到底是一种什么状态。我说:“我每天是跳着踢踏舞去上班的”。厦戎说:“我到了周末甚至会有点儿失落”。这种乐趣无关成败和赚钱,而在于呆在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里。我TMD应该再早点跳下海创业的。

  Startup: A Silicon Valley Adventure作者明显也是带着这样一种心态经过这段旅程的。所以他的书里,其实不是在描写那些咬牙切齿的融资、开发、市场、法务、销售……,而是在回忆那段生活。

  举个例子,写到搞定天使投资、说服第一个合伙人加入的那个时间段,他却花了不少笔墨描写自己养的那只老猫“鞋套”,直到有一天:

  

  就在第三天的晚上,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痛苦。在差不多半夜三点钟的时候,鞋套走出了它平时睡觉的衣柜,并且有意地蹭醒了我。它从来没这么干过,我注视着它,然后它走到了我床边的一角缓慢地趴下。我接着也跪在了床边,我心里在想会不会床底下有只死老鼠或是另一只猫什么的。它接着将爪子搭在了我的手上,闭上了眼睛,然后开始一阵很有规律的深呼吸。我开始叫它的名字“鞋套……鞋套……鞋套……”它慢慢地张开无力的眼睛回应我,但没过多久,它就好像再也无法听见我的声音似的。又过了几分钟之后,它突然停止了呼吸,接着又开始抽搐,然后再继续呼吸,这样反复了几次,就好像是一辆老车在熄火之后,引擎会停一停,然后又逆火一下那样反复的过程。经过一番挣扎后,它终于完全停止了呼吸,鞋套的脸上露出了最后一丝少有的痛苦表情。

  我从未亲身经历过他人的死亡,更别说是这么戏剧性的死法了。银幕上有人中弹之后会抱着胸口倒下,生与死之间的界线总是那么清晰。但鞋套的死法却非常不同,对我而言,它就好像是一个古老的时钟那样,滴答滴答地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接下来我经历了巨大的震惊、无助以及寂寞,对我来说,没有猫的地方怎么能算是家呢,我还不如从此住在酒店里算了……

  我永远无法忘记鞋套那晚的一举一动,我觉得猫之所以可以这么平静地死去,是因为它们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要死。而对人类来说,让我们恐惧的不是死亡,而是对于死亡的无知。同时,当猫知道自己快要死的时候,它会离开住的地方,然后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死去(可能是因为它们不想弄臭自己的“家”)。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这么多年来我让它吃得很好,或是在它冷的时候常常让它趴在我的怀里——它把自己最后的时刻留给了我。

  是在记录自己的真实生活。而不是推送某种营销忽悠、心灵鸡汤、成功学说教、或者道貌岸然的业界动态。这个人去创业是为了感悟和享受这段喜怒哀乐,而不仅为功成名就。

  老板的心态如此,团队气氛一定与众不同。恰好前一阵在《醉创业》翻译的Ben Horowitz的一篇BLOG里看到团队成员的评价。

  

  这听上去更像一次很糟糕的失败。但是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见过数十位GO雇员,包括Mike Homer,Danny Shader,Frank Chen和Stratton Sclavos这些很棒的人,令人惊讶的是,我见过的每位GO员工都说在GO工作是他们最棒的工作体验之一。尽管他们的事业停滞不前、没钱、成为头条上的失败者,这仍是他们最棒的工作体验。GO是个工作的好地方。

  这让我意识到Bill是位多么令人称奇的卓越的CEO。显然,John Doerr也这么认为,因为当Scott Cook为Intuit招募CEO时,尽管Bill在GO公司时曾经让John损失的大笔的财富,John还是推荐了Bill。

  其实,除了一段很棒的经历,GO公司至少还改变了一点点世界:

  1. 团队成长,很多人在接下来的职业生涯里获得成功。例如今天Apple的副总裁、Intuit的CEO、以及iPhone团队里的很多技术、产品领袖。
  2. 之前业界认为不可能的事被证明可行。巨头们受到了GO公司的影响,此后主流手机操作系统里都加上了手写输入法。

  创业能否幸存,以至于获得巨大成功,往往取决于运气。但我们应该像Ben Horowitz说的那样

  

  如果你做不了别的什么,就做一个Bill这样的人,然后创建一个好公司吧。

  顺便提一下,10年前的今天,我开始写第一篇BLOG。给自己点个赞。

《教父》、公务员和创业

  这个BLOG已经写了10年了,也是不容易。先播放广告,GeneDock在招人,前端、后端、生物信息都缺人。点击这里…… 提醒一句,A轮之前和之后加入,会有很大区别。

  大年初一初二,用两天看完了小说《教父》。以前就听说古龙最有名的武侠小说《流星蝴蝶剑》是照搬了《教父》的故事框架。所以边读边回想古龙小说的情节,有意思。

教父

  《教父》的真正主角其实是那个独特的社群:西西里黑帮本质上是个企业,所有杀人放火都是生意。另外,里面描述当时美国政府、立法、司法机构的腐败,和如今的中国有好多神似的地方。所以推荐想创业和想当公务员的朋友闲暇时看看这部小说。

  说到创业和公务员。以前看过一部有关创业的韩国片子,老爸对儿子说:“要是敢去当公务员,就打断你的腿。”

  因为招聘,最近有很多机会听年轻人讲他们对事业的选择。上次博客提过,对于创业团队而言找对人无比关键。只有天性喜欢远航的水手才适合寻找新大陆的船队。

  现在是个有趣的时间点。一方面,到处都有文章在讲“经济萧条要来了”,很多年轻人挤破头考公务员;另一方面,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周围同学、同事、朋友下海创业的消息。谁也看不清未来,每个人都在下注而已,所以就变成了世界观和性格的偏好问题。别的都可以聊,辩论三观实在太累。寻找同类就好了。

  到了我这个岁数,同龄人已经明显分化,有些人建立了独特气场和个人品牌,而有些却已经变成空壳。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想变成谁,刚毕业的年轻人一定要早点琢磨清楚了。集中精力塑造自己,别朝三暮四,别耽误时间。看好身边的某些90后,不在于现有基础,而是因为他们比旁人更清晰的愿景。比起我们这些留有旧时代痕迹的70、80后,他们不纠结。

  当然很多90后的基础实在好得让人眼热。例如前一阵刚刚参观过赵柏闻的创业公司,他们正在做一些真正疯狂而有趣的东西。这种玩法以前只在硅谷的故事里听说过。

  大家春节快乐。2015,我们一起挽起袖子大闹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