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aas

关于创业的碎碎念

  我很认同这篇《被妖魔化的私有云》。工程效率的关键是产品化,标准化,实现Build once, run everywhere at any scale. 所谓SaaS只是形式之一。采用何种形式应该以成就客户为标准。今天投资人对SaaS的追捧过头了。投资人琢磨追捧的那些toB的SaaS方法论,也都不重要。他们是被上一代创业者的成功标签训练的赌徒而已,很多时候他们只是在努力下注和弃牌,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买了什么。其实,这一代toB创业,最终目标选toB的Amazon还是toB的Apple,这才是个好问题。

  新一代数据库都在做:存算分离、Meta统一、引擎多模。然后,做OLTP引擎的都梦想把OLAP吃掉,又吃不掉,因为OLAP内部就散成好多块。再加上时序数据和图数据这种非常规引擎……现在想想,ODPS在9年前就搞Meta统一、引擎多模,老爷子的确领先于时代。

  Neo4j刚获得了3.25 亿美元的风险投资。这是史上对数据库类的创业公司的单笔最大风投。闭着眼也知道,接下来中国的VC又会跟风,开始到处给Graph(图数据库)创业团队投资。

  参与创业这么多年、这么多次,除了各种具体经验,最重要的是情绪方面的成长。学会了跳出外界观察自身。愤怒、恐惧、妄念时,依旧有自信和自控。团队角度,创业高压下时不时有人会小小失控。S级团队,并不需要各自谨小慎微,而是有人低潮时,其他人定会在专业上补位,甚至还能在认知上扮演performance coach。

  哪有什么“公域流量”,只不过看是平台巨头的“私域”或品牌自己的“私域”。是谁的客户渠道,谁就收过路费。

  2013年MIUI的人去参加锤子发布会。发布会没完就放心了。各种问题简直灾难现场。其实Demo Day诀窍就是一遍一遍过,乔布斯会反复演练200遍以上。听说锤子Demo Day,人上场了,下面还在大量改keynote,就知道老罗搞研发类创业不行。

  行业第一名的战略都是总成本领先,也就是占据最大的市场份额,摊薄一次性投入;而所谓差异化战略,永远是为第二名准备的。

近几年内,国内公有云会怎么发展?

  我在知乎上回答了一个问题:近几年内,云计算会有怎么的发展?

     只说说公有云。对私有云不了解。

     1.最近云计算领域的关键词是“落地”。国内共有云基础设施将逐步成熟,领先的公司有望收支平衡。随着价格战的展开,泡沫落潮,没穿内裤的游泳者会逐步出局。

     2.地方政府推动的所谓云计算项目,会找公有云商业公司合作。前者擅长出钱、征地、修机房、买机器,并拉上来一些当地客户。而拥有技术和运营能力的商业公司,负责提供品牌、开发软件、部署系统、运维。

     3.越来越多的天使投资人和风险投资人会要求互联网创业团队在创业初期租用公有云。这比一开始就买很多硬件和带宽放在那里日日夜夜产生折旧成本,风险更小。支出成本与业务量之间线性相关,一旦业务转型包袱比较轻,这更符合财务投资的原则。

     4.Saas类的产品会再次迎来机会。此前的一些RCM、ERP、SCM软件的Saas化尝试不算特别成功,原因是业务模式只改了一半:客户这边变成了按需租用,但支出成本这边却仍然不变, 需要自己建机房买机器,这导致现金流循环的周期太长。有了底层Iaas和Paas供应商,Saas从业者可以按需租用,节省运维费用,成本就降下来了。

     5.移动智能手机的进展会促进云计算的发展。

     6.电子商务从业者方面,用数据仓库、数据挖掘技术支撑运营,会逐渐变成默认标配。中小电商不会投资独立设施,会租用云计算。

     7.弹性计算、云存储、大数据处理,这三大主题陆续都会变成红海。业者需要寻找新的技术和业务模式的创新。

     8 传统意义上的高性能计算的非互联网客户,例如物理、天文、地质、材料,生化等计算的市场,会逐渐往云计算平台上转,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曙光6000和天河1号这样的超算中心将来还是会活的很滋润。两边各自擅长于不同的市场(IO密集型和计算密集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