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ill Campbell

Bill Campbell

  继续“八卦牛人”系列。此前两篇写的是Michael BurryMax Levchin。这次是刚刚去世的Bill Campbell。

  Bill Campbell是学教育心理学的,最早做过大学橄榄球队的教练。后来进入Apple主管销售。然后加入GO创业团队。关于这段传奇,我去年专门写过Startup: A Silicon Valley Adventure的读后感。经过这段艰难创业,Bill Campbell建立了个人品牌。开始扮演后来广为人知的“硅谷CEO教练”的角色。

  我猜更多人是通过A16Z的The Hard Thing About Hard Things认识Bill Campbell的。他给处在艰难时刻的Ben Horowitz的支持和指导,让人嫉妒。尤其是Horowitz接受他的建议,在公司大规模裁员、分拆的风口浪尖,退掉去纽约的机票,留在办公室勇敢面对团队,“帮别人把东西搬上车”。这是Horowitz在各种场合反复提到的“关键时刻”。

  

  渡过了“关键时刻”,一个合格的管理者就诞生了。搜索网络,可以看到更多Bill Campbell帮助企业家解决问题的故事。

  Flipboard的Mike McCue提过,他面临自己最大客户AT&T的威胁,用Bill Campbell的思维工具做出了关键决策:否决卖软件做私有项目的思路,坚持公有云服务的路数。关键的是,经过这次讨论,此前有强烈分歧的管理层达成了一致。

  Zynga的Mark Pincus在公司陷入困境的时候也受Bill Campbell的辅导。他获得的建议主要包括:减少操控细节,改进自己和团队的沟通方式,不再在谈话中压制员工,高管定期讨论公司战略,CEO定期对全团队All Hands……Mark Pincus此时承受巨大压力。很多人劝Bill Campbell不必去帮他,太晚了,可能没用。但Bill Campbell还是去了。

  Google的Larry Page处理狂妄自大的Android之父Andy Rubin,明显是Bill Campbell在幕后推动的。

  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顶着所有管理层和投资人的压力,拒绝把公司卖给Yahoo。这导致了整个管理层全部辞职。Peter Thiel也很不满意。Zuckerberg一直说那是他最艰难的时刻,据说这个阶段他和Bill Campbell定期交流。

  Steve Jobs和Campbell的交流比较隐秘。外界只知道著名的两周一次的散步,不了解内容。Jobs说Campbell会逼他把不成形的思路理清楚。后来由于Campbell也和Google走得很近,Jobs很不满意,就终止了合作。尽管如此,Bill Campbell去世时Apple官方还是表达了哀悼并推迟了新产品的发布。

  不过他的行为也不是没有引起争议过。在2010年Twitter公司激烈的人事动荡中,Bill Campbell扮演了一个凶狠而不忠的角色。当时Ev Williams因为缓慢低效的决策不得人心,即将要丢掉CEO的位置。Dick Costolo是Twitter的COO,很有希望接任CEO。而Bill Campbell并不是Twitter董事会的正式成员,作为所谓的“CEO教练“列席董事会会议。然而Bill Campbell推动董事会解雇了Ev Williams,尽管后者一直很信赖他。戏剧性的是,之后他又试图突然解雇Dick Costolo。Nick Bilton在他的书Hatching Twitter里把这件事捅了出来,引起轩然大波。直到去世之前,Bill Campbell都被记者们反复追问这件事。

  有一次我在朋友圈说:“又是Bill Campbell,真希望和他聊聊”。经纬的投资人熊飞留言:“KPCB在Soundcloud上的podcast有两期对Bill Campbell采访,推荐”。大家感兴趣可以去听一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