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创业

2016新年快乐

  从2006年开始,每次1月份都会定两三个目标。之后一旦遇到纠结就力保重点,其他事一律让路。翻了翻过去10年元旦左右的BLOG:产品、论文、专利、买房、买车、求婚、生娃、跳槽、旅游、项目、商用、创业……单细胞动物,明取舍断妄念,受益匪浅。

  2015年只定了一个目标,是关于创业和成长的。一年下来,挺困难挺好玩的。感谢周围一圈恨铁不成钢、费心点拨我的朋友师长。忠告听进去了,善意记下来了,方法论还需要更多思考、学习和实践。今年最主要的目标一定还是与此有关,我需要好好琢磨一下。在GeneDock产品还不完美时,很多胆大的天使客户就毅然转向了基因云服务。2016年,要让他们获得与远见相称的收获。

  过去一年,只发了12篇BLOG,只买了34本书,都不到往年的一小半。所以2016年的目标之一是读50本书,并在BLOG和豆瓣上分享读书笔记,哪怕只是只言片语。

  RUDY哥酷爱马拉松一年参加四次正赛并获得奖牌,他总鼓励我尝试参加一次半程马拉松。我还在犹豫。其实想滑更多次雪,新买的单板装备却总没时间用,郁闷!倒是和RUDY哥打了一个赌:如果能B轮成功,我会把头发全部染白,RUDY全部染红(BTW,这个赌局,CEO怂了)。大家给我们作证!

再次推荐Startup: A Silicon Valley Adventure

  之前推荐过Startup: A Silicon Valley Adventure。这本书在回忆一次不怎么成功的创业。最近比较累,我还没读完。但仅仅凭借已经读完的章节,有理由再次强烈推荐一次。

  今天招聘的时候,别人问我和厦戎创业到底是一种什么状态。我说:“我每天是跳着踢踏舞去上班的”。厦戎说:“我到了周末甚至会有点儿失落”。这种乐趣无关成败和赚钱,而在于呆在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里。我TMD应该再早点跳下海创业的。

  Startup: A Silicon Valley Adventure作者明显也是带着这样一种心态经过这段旅程的。所以他的书里,其实不是在描写那些咬牙切齿的融资、开发、市场、法务、销售……,而是在回忆那段生活。

  举个例子,写到搞定天使投资、说服第一个合伙人加入的那个时间段,他却花了不少笔墨描写自己养的那只老猫“鞋套”,直到有一天:

  

  就在第三天的晚上,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痛苦。在差不多半夜三点钟的时候,鞋套走出了它平时睡觉的衣柜,并且有意地蹭醒了我。它从来没这么干过,我注视着它,然后它走到了我床边的一角缓慢地趴下。我接着也跪在了床边,我心里在想会不会床底下有只死老鼠或是另一只猫什么的。它接着将爪子搭在了我的手上,闭上了眼睛,然后开始一阵很有规律的深呼吸。我开始叫它的名字“鞋套……鞋套……鞋套……”它慢慢地张开无力的眼睛回应我,但没过多久,它就好像再也无法听见我的声音似的。又过了几分钟之后,它突然停止了呼吸,接着又开始抽搐,然后再继续呼吸,这样反复了几次,就好像是一辆老车在熄火之后,引擎会停一停,然后又逆火一下那样反复的过程。经过一番挣扎后,它终于完全停止了呼吸,鞋套的脸上露出了最后一丝少有的痛苦表情。

  我从未亲身经历过他人的死亡,更别说是这么戏剧性的死法了。银幕上有人中弹之后会抱着胸口倒下,生与死之间的界线总是那么清晰。但鞋套的死法却非常不同,对我而言,它就好像是一个古老的时钟那样,滴答滴答地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接下来我经历了巨大的震惊、无助以及寂寞,对我来说,没有猫的地方怎么能算是家呢,我还不如从此住在酒店里算了……

  我永远无法忘记鞋套那晚的一举一动,我觉得猫之所以可以这么平静地死去,是因为它们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要死。而对人类来说,让我们恐惧的不是死亡,而是对于死亡的无知。同时,当猫知道自己快要死的时候,它会离开住的地方,然后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死去(可能是因为它们不想弄臭自己的“家”)。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这么多年来我让它吃得很好,或是在它冷的时候常常让它趴在我的怀里——它把自己最后的时刻留给了我。

  是在记录自己的真实生活。而不是推送某种营销忽悠、心灵鸡汤、成功学说教、或者道貌岸然的业界动态。这个人去创业是为了感悟和享受这段喜怒哀乐,而不仅为功成名就。

  老板的心态如此,团队气氛一定与众不同。恰好前一阵在《醉创业》翻译的Ben Horowitz的一篇BLOG里看到团队成员的评价。

  

  这听上去更像一次很糟糕的失败。但是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见过数十位GO雇员,包括Mike Homer,Danny Shader,Frank Chen和Stratton Sclavos这些很棒的人,令人惊讶的是,我见过的每位GO员工都说在GO工作是他们最棒的工作体验之一。尽管他们的事业停滞不前、没钱、成为头条上的失败者,这仍是他们最棒的工作体验。GO是个工作的好地方。

  这让我意识到Bill是位多么令人称奇的卓越的CEO。显然,John Doerr也这么认为,因为当Scott Cook为Intuit招募CEO时,尽管Bill在GO公司时曾经让John损失的大笔的财富,John还是推荐了Bill。

  其实,除了一段很棒的经历,GO公司至少还改变了一点点世界:

  1. 团队成长,很多人在接下来的职业生涯里获得成功。例如今天Apple的副总裁、Intuit的CEO、以及iPhone团队里的很多技术、产品领袖。
  2. 之前业界认为不可能的事被证明可行。巨头们受到了GO公司的影响,此后主流手机操作系统里都加上了手写输入法。

  创业能否幸存,以至于获得巨大成功,往往取决于运气。但我们应该像Ben Horowitz说的那样

  

  如果你做不了别的什么,就做一个Bill这样的人,然后创建一个好公司吧。

  顺便提一下,10年前的今天,我开始写第一篇BLOG。给自己点个赞。

《教父》、公务员和创业

  这个BLOG已经写了10年了,也是不容易。先播放广告,GeneDock在招人,前端、后端、生物信息都缺人。点击这里…… 提醒一句,A轮之前和之后加入,会有很大区别。

  大年初一初二,用两天看完了小说《教父》。以前就听说古龙最有名的武侠小说《流星蝴蝶剑》是照搬了《教父》的故事框架。所以边读边回想古龙小说的情节,有意思。

教父

  《教父》的真正主角其实是那个独特的社群:西西里黑帮本质上是个企业,所有杀人放火都是生意。另外,里面描述当时美国政府、立法、司法机构的腐败,和如今的中国有好多神似的地方。所以推荐想创业和想当公务员的朋友闲暇时看看这部小说。

  说到创业和公务员。以前看过一部有关创业的韩国片子,老爸对儿子说:“要是敢去当公务员,就打断你的腿。”

  因为招聘,最近有很多机会听年轻人讲他们对事业的选择。上次博客提过,对于创业团队而言找对人无比关键。只有天性喜欢远航的水手才适合寻找新大陆的船队。

  现在是个有趣的时间点。一方面,到处都有文章在讲“经济萧条要来了”,很多年轻人挤破头考公务员;另一方面,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周围同学、同事、朋友下海创业的消息。谁也看不清未来,每个人都在下注而已,所以就变成了世界观和性格的偏好问题。别的都可以聊,辩论三观实在太累。寻找同类就好了。

  到了我这个岁数,同龄人已经明显分化,有些人建立了独特气场和个人品牌,而有些却已经变成空壳。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想变成谁,刚毕业的年轻人一定要早点琢磨清楚了。集中精力塑造自己,别朝三暮四,别耽误时间。看好身边的某些90后,不在于现有基础,而是因为他们比旁人更清晰的愿景。比起我们这些留有旧时代痕迹的70、80后,他们不纠结。

  当然很多90后的基础实在好得让人眼热。例如前一阵刚刚参观过赵柏闻的创业公司,他们正在做一些真正疯狂而有趣的东西。这种玩法以前只在硅谷的故事里听说过。

  大家春节快乐。2015,我们一起挽起袖子大闹一番。

2014再见!

  从阿里辞职创业两个月了,忙得没心境写BLOG。实在对不起订阅者。今晚给wangleheng.net域名续费,顺便上来敲两句,免得大家以为这里死掉了。接下来的更新节奏会逐渐恢复正常。

  先傲娇一下!念念不忘好多年,终于迈出关键一步。给自己点个赞。一个已经创业的本科同学给我发来贺电:“尝试改变世界,或者等死。很高兴又出现一个人选择了前者!”

  回来继续写总结。2014年初的这篇BLOG已明确提到今年要做的两件事:完成ODPS对外开放商业化,然后着手准备离职创业。现在看都做到了。我给自己打个90分。扣掉的那10分源自ODPS商业化过程中出现的大量问题。经验教训记住了。同事朋友们的善意也记住了。

  关于新公司的行业背景和介绍,可以参考我们在Qcon上的分享图灵专访。目前在宇宙中心——回龙观的居民楼里,距离地铁站步行2分钟,逆峰上下班。下面这张是我们的门神。

qintianzhu

  我们在招人。点这里看职位。公司提供机械键盘,人体工程学椅子,多显示器,不限量vpn,正版开发环境…这些要求对程序员来说并不过分!牛人把要求在简历里列清楚,我们赶快办入职手续吧:)也好尽早给推荐你的朋友发iPhone6。什么?女王范的美女产品经理?这个…快有了快有了…

pingmu

  互联网创业,工号是个位数的员工大都是在A轮之前加入的。这些同学的工作能力未必Top 1%,但往往拥有清晰的决策树,知道平衡点在哪儿,知道自己不要什么。观察每个人如何取舍、如何谈判并最终入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Welcome aboard,各位GDer!系好安全带,这会是一段奇妙的回忆。

  至于我自己,纠结的时间不长。答应合伙人会出来一起创业的那天晚上失眠了,毕竟要放弃很多,例如大笔阿里股票,后来在手机上给某慈善基金会捐款了100块,平静下来,然后去睡觉。从那天开始,每天都比前一天更确定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其实最近看到大量阿里的同学都出来。其中玄橙老大也看好生命科学这个行业,加入了即将上市的华大基因。他还写了一篇文章回忆叛逃的过程,据说最早还是被我忽悠的。

  如果你对创业感兴趣,又不太了解。推荐9月起YC的新主席Sam Altman与Stanford联合开的一门创业课,叫“How to start a startup”。我每晚和女儿玩游戏、哄她睡以后,就在手机上听一课。收获很多。这里是视频课程的网站。另外,罗胖在《逻辑思维》这一期视频讲得也很有趣。还有,我在读Startup: A Silicon Valley Adventure

  2015年要来了,祝大家都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一步。

健康大数据创业团队诚邀您的加入

  我们是一个健康大数据创业团队,已经拿到百万美元天使投资。创始成员包括前阿里巴巴数据科学家、前阿里云数据产品经理,核心团队长期工作于阿里、百度等业界知名公司。我们怀揣用数据技术推动健康领域革新进步的梦想,期待您与我们结伴前行。
  我们在北京。
  如果你是一个Geek,和我们一样渴望用互联网和数据技术改善自己和他人的生活质量,请无视下面的职位描述,直接把简历砸向 igenedock@gmail.com ,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跟你联系。

系统架构师
我们希望您擅长根据业务需求构建和优化可扩展的计算系统,对分布式存储/分布式计算/并行计算系统架构如数家珍,并热衷跟进前沿计算技术发展。
工作职责:设计系统架构,带领团队实现面向海量数据的可扩展计算系统。
要求:
  1. 深入了解Mesos/Yarn或其他分布式资源管理系统
  2. 熟悉分布式计算领域作业调度、元数据管理、数据质量监控等方面
  3. 熟悉Hadoop生态环境,有系统级开发经验
  4. 优秀的沟通能力和团队协调能力
其他
  1. 熟悉亚马逊AWS或阿里云等公有云服务优先
  2. 熟悉Docker或其他虚拟化容器技术优先
  3. 熟悉Spark/MPI等计算系统优先
  4. 参与过开源项目优先
  5. 有github和技术博客展示自己以往技术沉淀者优先

前端工程师
我们希望你热衷于前端技术,对浏览器加载方式理解深刻,渴望实现多样流畅的用户体验,
工作职责:设计并开发web前端页面,完善报表展现、数据操作等功能,并能使用缓存和按需加载方式优化页面性能。
任职要求:
  1. 熟悉W3C标准,熟悉MVC模式
  2. 熟练掌握HTML/JavaScripts/CSS/jQuery等前端技术
  3. 对用户交互设计有自己的理解
  4. 良好的沟通能力和合作精神
  5. 熟练使用git工具进行代码管理,熟悉基本的软件工程方法论和工具,例如单元测试、版本管理、Bug管理等
其他:
  1. 熟悉主流Web框架优先
  2. 有数据可视化经验优先
  3. 参与过开源项目优先
  4. 有github和技术博客展示自己以往技术沉淀者优先

后端系统工程师
我们希望你对业务系统开发有丰富经验,擅长设计简洁易用的RESTful API,热衷于提高系统性能和可扩展性。
工作职责:开发后端服务,包括权限控制、元数据管理、任务调度等功能
任职要求:
  1. 熟悉Python/Java编程
  2. 熟悉MongoDB,Redis,memcached等存储技术
  3. 对后端业务流程搭建有丰富经验
  4. 了解Nginx配置,使用过主流Web开发框架
  5. 熟练使用git工具进行代码管理,熟悉基本软件工程方法论和工具,例如单元测试、版本管理、Bug管理等
  6. 良好的沟通能力和团队合作精神
  其他:
  1. 了解亚马逊AWS或阿里云等公有云服务者优先
  2. 有Hadoop开发经验者优先
  3. 参与过开源项目优先
  4. 有github和技术博客展示自己以往技术沉淀者优先

数据工程师
我们希望你热爱数据和算法,熟悉计算任务的开发和调度过程,对分布式数据存储和计算流程的优化实现有自己的心得。
工作职责:开发ETL过程,优化存储方案,设计并实现分布式计算任务,搭建数据处理流程。
要求:
  1. 熟练掌握Java/Python/C++至少一门编程语言
  2. 熟悉Shell Script和Linux操作
  3. 熟悉常用数据结构和算法实现
  4. 了解分布式系统构成,有Hadoop开发经验
  5. 优秀的沟通能力和合作精神
其他
  1. 有生物信息学/机器学习背景优先
  2. 有Spark/MPI等计算系统开发经验优先
  3. 参与过开源项目优先
  4. 有github和技术博客展示自己以往技术沉淀者优先

我们提供:
  1. 有竞争力的薪资和员工福利
  2. 员工期权激励
  3. 宽松自由的工作环境、工作午餐和无限零食

感兴趣请尽快发简历到 igenedock@gmail.com ,如果有个人作品和项目,也可以一并附上。

近几年内,国内公有云会怎么发展?

  我在知乎上回答了一个问题:近几年内,云计算会有怎么的发展?

     只说说公有云。对私有云不了解。

     1.最近云计算领域的关键词是“落地”。国内共有云基础设施将逐步成熟,领先的公司有望收支平衡。随着价格战的展开,泡沫落潮,没穿内裤的游泳者会逐步出局。

     2.地方政府推动的所谓云计算项目,会找公有云商业公司合作。前者擅长出钱、征地、修机房、买机器,并拉上来一些当地客户。而拥有技术和运营能力的商业公司,负责提供品牌、开发软件、部署系统、运维。

     3.越来越多的天使投资人和风险投资人会要求互联网创业团队在创业初期租用公有云。这比一开始就买很多硬件和带宽放在那里日日夜夜产生折旧成本,风险更小。支出成本与业务量之间线性相关,一旦业务转型包袱比较轻,这更符合财务投资的原则。

     4.Saas类的产品会再次迎来机会。此前的一些RCM、ERP、SCM软件的Saas化尝试不算特别成功,原因是业务模式只改了一半:客户这边变成了按需租用,但支出成本这边却仍然不变, 需要自己建机房买机器,这导致现金流循环的周期太长。有了底层Iaas和Paas供应商,Saas从业者可以按需租用,节省运维费用,成本就降下来了。

     5.移动智能手机的进展会促进云计算的发展。

     6.电子商务从业者方面,用数据仓库、数据挖掘技术支撑运营,会逐渐变成默认标配。中小电商不会投资独立设施,会租用云计算。

     7.弹性计算、云存储、大数据处理,这三大主题陆续都会变成红海。业者需要寻找新的技术和业务模式的创新。

     8 传统意义上的高性能计算的非互联网客户,例如物理、天文、地质、材料,生化等计算的市场,会逐渐往云计算平台上转,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曙光6000和天河1号这样的超算中心将来还是会活的很滋润。两边各自擅长于不同的市场(IO密集型和计算密集型)。

跟上

  又来杭州开会了。zw说我像打了鸡血一样。

  《社交网络》里Mark Zuckerberg对好朋友Eduardo Saverin说,快过来和我们一起,要不然你就落下了,我需要你。可是后者始终没听懂。他连自己的Facebook主页都不会改。那种连接起来发生共振的感觉,敲代码入魔的感觉,从二楼滑入水中胡闹的感觉,他始终没法真正体会。

The Social Network

  下面视频源于豆瓣的版本管理系统里面的代码提交记录。那些大名鼎鼎的ID头像,以及周围烟花般绽放的代码,羡慕嫉妒恨。视频是由Code Swarm制作的,具体技术参考Xupeng的BLOG

离职

  大家都知道了,所以就提前在BLOG上写一下。

  我将于今年12月底从中科院计算所生物信息研究组离职。到阿里云计算公司任产品经理。

  2003年5月,人脸识别课题组招聘软件工程师。当时正值非典,面试当天只有我一个人到场,其他应聘者都被隔离了。于是幸运地得到了这份工作。此后2005年6月调入生物信息研究组负责pFind引擎的产品和架构。算起来,在计算所服务了8年多,做pFind超过了6年。这期间,读取了在职学位,发表了两篇SCI论文,申请了若干发明专利、软件著作权和商标,还成了计算所内部培训师,买了房,买了车,结婚生子,交了一大堆朋友,由生涩的毛头小伙儿变成了三十岁大叔。

  我进入pFind组的时候,pFind还是一个学术demo,BOSS H对我的要求很明确:让它能真正在生物研究一线用起来。经过pFind Team这些年的努力,pFind Studio共发布6个重要版本,累计开发20万以上C++代码和10万行的python或Java代码,申请10项发明专利。到2011年年初,pFind引擎已经在国内外63所大学、研究机构和公司安装,其中包括Duke University, MIT, NIH, UCSF, LICR, Thermo等。在此基础上构建了“哪吒”云计算平台,为多家生物研究机构提供在线服务。在pFind组的大多数日子里,我都是“跳着踢踏舞去上班”的。不是所有人都能把兴趣作为职业,拥有pFind这样一个平台去施展才干,我对此心怀感激。

  另一方面,从2000年本科时代参加创业大赛接触风投开始,始终怀有创业理想。很早前就在pFind团队里明言:“如果pFind失去了创业可能,我会在第一时间离开”。最近两年pFind在学术领域进展顺利,我与BOSS H进行了坦诚交流。由于pFind在接下来几年内肯定不会创办公司,所以我选择重回工业界。

  我可能在阿里云参与研发离线计算平台,和科学计算有关联。所以还有机会与生物信息的朋友们继续合作。

  工作地点还在北京,手机和私人邮箱等联系方式都不变。祝大家新年快乐。我会继续写BLOG。

创业者加油!

  经济危机前有朋友创业,写过BLOG祝好运。这两年身边不断有人下海

  刚刚听说本科同班同学zp和xjm两人正准备创业。虽然表面上毕业后的发展路径有所不同(一个出国留学,一个进入大国企),但最终殊途同归。说到底,都是坚持做技术,同时又有自己想法的人。

  他们公司名叫引众科技,主要提供企业虚拟化产品。例如Instant Cloud 2.0可以用于搭建类似EC2的虚拟主机。

  个人关心的是针对软件研发测试的解决方案。从pFind Studio产品开发现状来看,最头痛的是测试不同平台环境,例如不同版本操作系统:Windows和Linux的各种版本,32位/64位,中英文等 等。反复把各种OS版本在物理电脑上安装或恢复,这个测试成本是不可接受的。结合虚拟化和集成测试(CI),用无人值守的方式依次调出各种操作系统的虚拟 机副本,安装软件测试最终生成报告,这是大势所趋。

  进一步,对许多小团队来说采购软硬件还是经费不足。如果能解决安全信任问题,就可以采用资源租用的方式在互联网上提供云服务。我和zp聊天时,他们已有这个想法,但必须先看市场需求。

  听到老朋友创业很欣喜,又是有技术含量支撑的,就更值得顶一下。加油!

生物信息和云

  云计算在生物领域面临几个问题:首先是计算密集型和数据密集型的平衡,其次是授权管理和安全问题,第三是T级别甚至P级别海量数据的实时传输和分发。最近读了几篇相关论文,分享一下。

  Clare Sansom刚发表在Nature Biotechnology上的Up in a cloud?这 篇文章分析了美国市场上生物云计算的问题和趋势。云计算包含多种商业模式,目前亚马逊式的“公用云”租用已逐渐普及,租用计算资源的用户中生物领域占到了 一定比例。相比传统的超级集群租用,这种形式优势更便宜更灵活,能做为对外服务的基础。但安全性和授权管理还是制药公司和生物研究单位的顾虑之一。

  与此相关,Eric E. Schadt等人在Nature Reviews Genetics刚发表了一篇题为Computational solutions to large-scale data management and analysis的综述,更深入地对生物领域的云技术进行了汇总,介绍了超级计算机、网格计算、云计算和异构并行(GPU)技术在生物计算中的成功案例,并对比了其不同的应用特点。

  同时,Joel T Dudley和Atul J Butte在Nature Biotechnology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In silico research in the era of cloud computing, 主要从另外一个角度展开讨论。由于生物学研究越来越依赖大规模计算,同行间重复别人的工作面临着很多软件和计算问题。而可重复性 (reproducible)是现代学术体系的基石。作者希望利用虚拟机技术提供同行评议时的可重复性,同时又能保护必要的知识产权和技术机密。

  另外几篇,Michael C Schatz发表在Nature Biotechnology上的Cloud computing and the DNA data race,以及Monya Baker发表在Nature Methods上的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 adjusting to data overload,都主要涉及新的测序技术导致的数据剧烈膨胀。

  还看了Sector/Sphere作者在SC09(T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for High Performance Computing Networking, Storage, and Analysis)上的论文Lessons Learned From a Year’s Worth of Benchmarks of Large Data Clouds。如果看过Sector/Sphere最早的论文, 再读这篇就比较轻松。这篇文章对Hadoop和Sector进行了更详尽的对比。相对源于Web搜索引擎的Hadoop,源于科学计算领域(在海量天体照 片中搜索可能存在的褐矮星)Sector先天具有一些特点:例如C++比Java的性能优势;例如可跨数据中心运行的安全机制;再例如UDT协议(UDP-based Data Transfer Protocol)比TCP协议在海量数据传输分发方面的优势……

  Sector/Sphere作者刚刚创业,建立了verycloud.com公司,提供云计算领域的咨询和定制开发。

  一直希望建立pFind“专有云”,向Google一样提供行业数据处理的在线服务引擎。因此,除了领域算法,还需要掌握一整套软硬件维护和运营能力。这很难,但如果成功,则不可替代性很强。不仅仅可以避免传统软件的桌面维护,避开盗版,让反向工程模仿成本大大增加。

  游戏产业放弃单机版转向网络云技术是一次成功的突围。生物信息能重复这个故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