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读后感之五:西西里远征(完结篇)

  一开始写《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读后感的时候,只打算写一篇BLOG,没想到拖成了一个系列。我没有能力对这本巨著进行全景汇总,仅仅是对自己印象深刻的碎片做些记录。本篇将是最后一篇,此前的4篇分别是:

  此前写过,战争初期两个阵营都收缩战线集中兵力,没占优势的情况下不主动进攻,在消耗和忍耐中等待对方犯错。伯里克利反复提醒雅典民众:“只要这场战争还在继续,雅典就必须停止无度扩张。只要我们不陷入新的麻烦,就有理由对最终胜利保持信心。我怕的不是敌人的奸计,而是我们自己的贪婪愚蠢。”由于拥有制海权,雅典在战略上更主动,如果每年夏季围魏救赵的游戏一直耗下去,他们立于不败之地。

  伯里克利去世,接下来的雅典执政官们都只能靠讨好民众维系自己的政治地位。于是政局逐渐滑向民粹主义的狂热气氛。相反,斯巴达人的政治决策似乎总显得缓慢笨拙(整本书里,他们议会讲演里全是“不要急于定下来”这一类的告诫),但方针一经确立就会贯彻始终。

  《孙子兵法》里讲:未战庙算。雅典人在远征西西里之前,就已注定要惨败。先看看雅典的两个领袖:

  亚西比德纯粹是为了个人私利煽动民众的好战情绪和帝国野心,“个人野心驱动了对于雅典和同盟不利的政策。这些政策如果成功,只会使个人得到名誉和权利;一旦失败,就会使整个雅典受到重大损失。”

  而尼西亚斯,尽管还算明智,却缺乏威望和勇气。他无法阻止议案的投票,只能试图通过夸大远征所需资源和人力的投入来吓住民众。没料到狂热的民众只听进去一半道理,像失去理智的赌徒一样加重筹码,居然欢呼着同意了天文数字的舰队、人力和资金的要求。

  这么一搞,与正面胜负、战略要地、长远策略毫无关系的一次边陲殖民远征,突然变成了押上所有身家性命的豪赌。

  单单如此还好,毕竟雅典实力雄厚,举倾国之兵,哪有那么容易惨败。既然听从亚西比德的计划发动战争,就该用人不疑,全力支持,速战速决,等打赢再说。可舰队都出去了,城里偏又搞出个诡异的“赫尔密斯神像”事件来内斗,逼着亚西比德这么个了解全局的一线最高指挥官叛逃到斯巴达去,彻底让人家知己知彼。更要命的是,三个指挥官少了一个,没办法投票表决,居然把部队一分为二,抽签决定谁指挥哪一部分,然后各自为战,这是什么样悲剧的决策啊。

  斯巴达当然不会放弃这个天赐良机,举兵侵入阿提卡。以前斯巴达军队入侵不会长期停留,(因为雅典一般会反过来派海军袭击伯罗奔尼撒半岛沿岸地区),他们撤走后雅典人还可以利用土地。但这次,斯巴达王阿基斯亲自坐镇,指挥陆军建立要塞,终年驻扎,定期换防,不断攻击掠夺雅典城周围的地区。雅典城的奴隶大量逃亡,陷入两线作战的被动局面,这是伯里克利当年反复提醒千万要避免的局面。

  西西里方面的战争很曲折漫长,有趣的细节很多。最后几万希腊人放弃船只,步行突围,死者没有埋葬,伤员难以带走,人心涣散,全军覆没已经难以避免。看到一代名将尼西亚斯被俘之后的悲惨下场,不禁让人合上书,长长地呼一口气。

  在此次惨败之后,雅典又坚持了6年才完全垮掉,反衬出当初远征西西里决策有多愚蠢。不细说。

  在几千年前,修昔底德就在这本书里总结说:战争的本质动机是贪婪,狂热地追求权力和占有欲。“只要人性不变,以后还会是这样。”类似的话,《史记》里有,波斯的《世界征服者史》也有。

  最后写几句跑偏的话。不知道很多军事论坛里的愤青怎么回事,张嘴闭嘴就要让别人亡国灭种。其实历史上每个帝国,最初都兴于谨慎、勤勉和自我克制,最终都亡于野心、贪欲和妄想。我猜,很多人可能在真实世界里一事无成,在网游里扮演诸葛亮,在论坛里YY美国总统或者毛爷爷,没意识到自己只是古往今来被蛊惑、操控和利用的千万草民中的一个而已。

3 thoughts on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读后感之五:西西里远征(完结篇)

  1.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读后感之四:弱国的内部党争

  2.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3. Pingback: 洞见、护城河和战争史 | joyfire 王乐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