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和激情

  昨天去合作伙伴,一个刚“海龟”的生物学家那里,帮忙进行面试。她正在组建自己的团队,希望搞出类似国外Yates实验室那样的环境:医学家、生物学家、化学家、质谱专家、软件工程师和数学家都坐在一起,有任何领域的迷惑,一转头就可以拍拍身后的那个牛人解释清楚。所以除了购买各种仪器、访问国内有关的机构以外,就是打招人的广告。昨天面试者申请的是计算机方面的岗位。

  晚上,她写了封感谢邮件给老板:“I am jealous of you. I definitely want to talk to you about how to concentrate the best people in own lab”。BOSS H转发给我,附带一句:“为你骄傲!”。人人都有虚荣心,所谓成就感,就是这种东西吧

  说回面试,很遗憾这位面试者最终没有得到offer,他是请了假从南京赶过来,得到这种回答再赶回去,那种沮丧我们都能感到。真心希望 他以后能有好的发展。不知道这位面试者能不能看到这篇BLOG,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从尽量客观的角度,写写我的看法,希望对别人有用。

  这位老兄的问题肯定不是基础素质,他的教育经历相当值得自豪:小学两次跳级,只上了4年,中学在少材班,也只上了4年,14岁考上全国 最知名大学计算机专业,因为学业出色,大三就保送了研究生,不到18岁。我想这经历会让大多数招聘者从一大堆简历里把自己挑出来。由于进入社会的年龄小, 所以工作经历和项目简介就比同龄人厚好多。

  那么为什么参与招聘的人,无论是生物还是计算机领域的,都投反对票呢? 答案在于细节,我提到过这个问题。细节能表现出passion,或所谓的“能量”。

  整个上午的ppt和交流,研究生时代开始经历过的众多项目,却没有一个能让他表现出兴趣、热情、激动和成就感。在反复提示和要求下,他 勉强讲了几个自认为最漂亮的工作,仍然轻飘飘不接触细节,不得不多次打断他,“你只要讲一个具体项目就够了,一个让自己骄傲的工作:项目总体的需求是什 么?你和谁合作?系统分成多少模块或层次?你负责哪里?你的前后左右,上下游是谁?你们之间怎么确定接口?你遇到最大麻烦是什么?最初怎么考虑解决方案? 实际尝试了哪些办法?最终怎么把它干掉的?”

  搞技术的,尤其是研发领域,和搞艺术创作有类似之处,归根到底就是我和作品之间的问题。我们不得不孤独地面对古怪的系统,只有全力以赴 投入进去,用激情驱动自己面对那些枯燥的细节,绞尽脑汁,才有可能把问题pk掉,让机器正常运行起来。这是痛苦的修炼,也是让人激动的过程。如果一个技术 人员真正经历过这些,不管他有多内向,多不善表达,谈到自己的工程时,都会两眼放光,如果别人表露出轻视,他会热情地保卫自己的工作,因为这倾注了他的心 血。很多人会表现得非常激烈,甚至暂时忘掉自己在面试,忘掉礼貌和场合,例如会试图夺下你的笔,竭力利用纸或白板解释细节。

  曾国藩说躬身入局才能成事。对繁琐的工作细节有激情,这是到目前为止我见到过的所有出色技术人员的共同特点。(其实不只是工程师和科学家,我认识的出色的销售人员,也会表现出同样的狂热)。捕捉激情,是Joel on software提到的招聘秘诀,也正是《最后期限》里强调的招聘者所必须的“鼻子和胃口”。这也是曾国藩的“带兵之法”:找到愿意干事,有热情干事,有能力干事的人,他们会在关键时刻拯救你

  另一方面,曾参与的项目有多少历史意义多大规模,其实并不重要。我才不管您做的东西是关乎国计民生,或仅仅源于业余时间的自学探索:这 都和技术本身无关,只能说明你以前的老板有多伟大,不能说明你的能力。被面试者需要证明的是,自己面对新问题有没有学习和解决的能力,这当然也包括态度。

  再回来说面试的事,正式程序结束后,这哥们在闲聊中提到,想转入纯粹的生物研究,不想再碰计算机问题。这就间接验证了我的印象:将近 10年的职业生涯里,尽管物质条件上混得不错,但他不太喜爱所从事的专业和工作。这不是能力问题,而在于是否适合,这种情况下,的确需要仔细考虑以后路怎么走。

4 thoughts on “面试和激情

  1.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出色的软件工程师什么样?

  2.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招聘、求职和早恋

  3.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交流多,创新就多

  4.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yb和emily的论文发表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