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特和1980年代

  这两天天气都热得冒烟,每天下午就什么都不想做了。今天晚上突然下起雨来,舒服多了,就有精神上来写点东西了:)

  最近报纸上都是纪念萨特诞辰一百周年的文章,我想这不仅因为他的学术成就,更多的是因为他曾经在中国拥有的特殊影响。报纸上洋洋洒洒,作者大都是四十多岁的人,八十年代前五年的大学生,文章内容与其说是纪念萨特,不如说在回忆当年的青春。记得小时候偷偷翻妈妈的书架,在最里层,看到过萨特和弗洛伊德,看不太懂,后来才知道当年他们像现在的周杰伦一样火。

  倒是80后写得有意思:“萨特死于1980年,我出生之前。所以对我而言,他一开始就是历史。在我看来,他的自我反省是很正常的,接不接受诺贝尔奖是个人自由,和波伏娃的契约婚姻更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唯一印象深刻的,是他死的时候,巴黎五万人相送的场面(注意,那也是在我出生之前):很像小时候读的课文《十里长街送总理》,这个年代里很难再找这种自发的集体热情……”

  萨特被迅速遗忘了,似乎已经变成1980年代的一个记忆符号,和那个年代突然繁荣的诗歌一样。青年人被这样描述:“独生子女,全球化一代,神经好似粗电缆”,存在主义和个性自由?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为什么需要哪位哲学大师来启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