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兰·德波顿的《写给无神论者》

  《写给无神论者: 宗教对世俗生活的意义》买了好久没看,一直摆在书架上。最近找出来在地铁上读。阿兰·德波顿的文笔、洞察力和逻辑从来都很好,翻起来很快。

  这本书是一个无神论者写给另外一个无神论者,讲的是无神论者该如何看宗教。

  这本书的第一句话是,“关于任何宗教,人们提出的最无聊最徒劳的问题当数,它是不是真的”。无神论者面对宗教,常常产生情绪上的本能排斥,往往忽视宗教在的群体组织、悲悯慈善、教育公关、艺术建筑等方面的极高成就。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组织和意识形态,基督教、犹太教和佛教有很多智慧值得世俗中人体味和借鉴。

  关于群体和个性:良好的群体管理最重要的原则恰恰是接受个人对集体的排斥和叛逆,人们无法忍受一个永远有条不紊秩序井然的群体。各大成功的宗教都设计了很多类似基督教“愚人盛宴”这样的环节,让信徒们释放傻气、减轻压力,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关于善意和教导:现代自由主义非常反感向个人生活方式施加压力,成人需要为自己的生活负责,别人没有权力向教训孩子一样管他。但这也许有些过了。理所应当觉得每个人就必须是100%成熟的,完全不需要约束和引导,这本身就缺乏善意,最终也不会给人自由。关于如果构建内心,现代大学尤其是中国的大学,比宗教做得差很多了。

  关于悲悯和慈善:其实大多数宗教明智地认定,我们都是有先天缺陷的动物,无法持久地拥有幸福,受困于情绪和欲望,为了名利遭受失败,无时无刻迈向死亡。其实谁也帮不了众生,包括神仙。普通人需要的,未必是奇迹般扭转的可能性,而是哭泣、倾听和被怜悯。

  关于艺术和建筑:何为优秀的艺术家?宗教对此的定义是,能产生可以打动人心的作品。源于宗教的本质,其对生活的深入反思远远大于其他行业。艺术的价值恰恰在于“无用”。那种超脱于世俗功用全情奉献的匠心,或者现在恶俗一点的说法,“情怀”。

  关于制度和品牌:独特性是必须的,各路宗教敢于在广泛领域中张扬其一致的品牌身份,从思想、审美、服饰、烹饪,都在做PR。宗教对权力和制度的安排非常复杂,而且历经上千年的演进。而今天大多数国家、政党、公司所采取的管理形态和思维方式,未必能存续百年。

  一直很喜欢阿兰·德波顿,他对细节的描述,让人感受到思考和洞见的乐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