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晕和踢踏舞

  最近我把pFind搜索引擎的并行版逐步由传统“单Master/多Slave”模式向多Master的机制重构,Master的模式很接近 MapReduce。这是为了提高千核CPU并行下的I/O效率。两周前又着手准备pFind Studio 2.4的发布。累坏了。上周六开始偏头痛,周一凌晨甚至从梦里疼醒过来,早上10点才爬起来。这几天脑袋一直晕晕的。硬扛。

  经过周扒皮对长工们的剥削,pFind Studio 2.4的Bug逐渐消失。明天Release Candidate版,最后征集意见。

  从昨天开始抓住瓶子双人编程,在集群跟同步异步消息反复纠结。今天下午结果终于对齐了。神清气爽,头也不晕了。晚上回来还停不下来,继续敲键盘重构代码。

  (原来MPI也提供像MPI_Reduce这样的机制,和Hadoop比起来编程细节繁琐些,运行效率还不错,就是老土一点。)

  最近一两年和人打交道比机器多,从Code里体会到的乐趣也没有高中时代写游戏、大学时代hack美女上网密码那么high了。不过我还是喜欢编程,还是为“软件工程师”的称号而骄傲。巴菲特说,只给那些每天跳着踢踏舞去上班的人投资。愿老天保佑俺们和俺们喜欢的工作吧。

2 thoughts on “头晕和踢踏舞

  1.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离职

  2.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入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