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的两个偶像

  上一辈经历坎坷,上山下乡折腾,但老妈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彩故事”。而我们以及更小的一代,吃全世界小孩都吃的KFC,看全世界小孩都看的Big Bang,玩全世界小孩都玩的星际2试用版,抢全世界小孩都抢的工作职位……这是前N代华人没有的幸福,也是一种致命的压力。对俺们来说,最重大课题就是必须搞清楚“我是谁,和其他人有啥不同”。

  马齿渐长,过了三十岁,同辈的朋友开始变:找到自己使命的,都安静下来不再焦虑了。

  说说俺的两个偶像:

  当初yang姐因某知名外企不准穿牛仔裤上班,愤而鄙视之,转投去了Google。每隔一段时间再联系,她总有成长。最近虽然公司卷在漩涡里,但yang姐嫁了人(恭喜,怨念),还支起了自己的iPod/iPhone软件生意,个人气场持续稳步增强。

  wl在2002年本科一毕业就果断买房,薪水减去房贷只剩几百块吃饭了。那时候班上其他同学根本没这根弦。反而到去年经济危机最厉害的阶段,他却卖掉了房子和汽车,开张了自己的女鞋买卖。现在也是做几十万流水的人了。

  我一向迟钝。yang姐提她的软件和Google AdWords时,Object-C还不像如今这么红得发紫;wl讲解女性消费,俺只能勉强跟得上。嗅觉灵敏的强人永远走在平庸之辈前面,悲剧呀。

  也好。连岳在一次访谈里讲:“我很晚熟,三十岁才差不多成熟”。这话给我不少信心。做不了狐狸,就老老实实做一只好刺猬吧。(也许是鸵鸟?哈)

3 thoughts on “刺猬的两个偶像

  1.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创业者加油!

  2.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暴雪的故事

  3.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关于着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