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DA、婚礼和历史

  三月份很忙,又都是些琐碎应急的事,没太多可记。前几天参加了中科院超级计算中心的《基于GPU的并行计算及CUDA编程》培训。技术上的总结,稍后专门写BLOG。

  没空逛书店。翻出一直束之高阁的《一六四零年英国革命史》《书趣》开始读。有一晚特别疲惫紧张,失眠,到书架上找,发现买回来一直没动过的《书趣》,塑料薄膜还没剥掉呢。翻开第一篇《书的婚事》,陷进去读完,然后轻松地睡着了。下面这段,每次读都要笑出声来:

  乔治终于顺从了,但与其说是思想上接受,不如说是照顾婚姻的和谐。然而,一个要命的时刻来临了:他正在把我的莎士比亚转到另一个书架时,我喊了一声: “别忘了按年代放!”
  他倒吸一口气:“你的意思是要每个作家内部也按年代摆放吗?可没人能肯定莎士比亚写剧本的时间!”
  我吼道: “他写《罗密欧与朱丽叶》比写《暴风雨》的时间早,我要把这些也在书架上表现出来。”
  乔治后来说,他很少郑重考虑离婚,这就是其中的一次。

  一直想买本顾准的《希腊城邦制度》原版收藏,到处找不到。zhw同学说,这种绝版书淘宝上一定有,热心帮我搜索下订单。昨天书到了,果然是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年3月的版本,当年定价0.67元,年头久纸张微微发黄,但品相整洁。感谢政府,感谢党,感谢zhw,感谢淘宝,感谢伟大的长尾理论。

  最早读这本书是初中时代。从老妈书架偷出来,提心吊胆地看了一段。当时只是感到内容很清新。现在重读感触更深。在1975年最黑暗的时代,还能做如此冷静、独立而深入的研读和思考,真是我辈的圭臬。有些话现在看还是很讽刺,例如几千年前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对僭主的描述:

  少数人统驭全邦所有与之同等或比他更有才德的人民,施政专以私利为尚,对人民的公益毫不顾惜,而且也没有任何人或机构可以限制权力……永不录用有自尊心和独立意志的人。

  顾准难以接受亚里士多德的判断:“东方蛮族比希腊民族更富奴性,所以他们常常忍受专制而不敢起来抗争”。他进行了客观思考:

  春秋战国时代,正当我国历史转变的关头,但是从殷商到西周、东周长期“神授君权”的传统,已经决定了唯有绝对专制主义才能完成中国的统一,才能继承发扬并传布中国文明,虽然这种专制主义使中国长期处于停滞不前,进展有限的状态之中,但这是历史,历史是没有什么可以后悔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