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卢战记》和《内战记》读书笔记

  元旦假期有机会静下来读书,随手写点笔记。

  《高卢战记》和《内战记》(还包括《亚历山大里亚战记》、《阿非利加战记》和《西班牙战记》这三个小战记)以前都是单独看,只浏览战争过程,这次连起来对照,找到不少有趣的细节。

  只要看地名,就可以把凯撒征服的外高卢地区与此前就臣服于罗马的内高卢行省区别开。外高卢地名都被《高卢战记》里提到过的反叛部族的名字所取代,例如, 长发高卢Parisii族的城市Lutetia,今天叫巴黎(Paris);而内高卢的城市大多还沿用原名,例如,内战中支持庞培的港口 Massilia,其实就是今天的马赛(Marseille)。

  特意关注凯撒麾下的将领和军团。颇有戏剧性:

  在《高卢战记》的七年战争里,Labienus始终是凯撒的心腹。他比其他副将多一个“代理司令官”的称号,常在凯撒外出时,掌管全军和行省大权。然而一到《内 战记》,Labienus就突然出现在庞培阵营里。之后的《亚历山大里亚战记》、《阿非利加战记》和《西班牙战记》,从意大利、希腊、阿非利加到西班牙, 庞培死了就追随小庞培,内战由始至终,他一直是凯撒的劲敌。很想知道Labienus和凯撒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惜凯撒每次提到Labienus,似乎 都有意一笔带过。

  在凯撒手下部队里,第十军团跟随时间最长,纪律最严明,战绩最显赫。《高卢战记》里,有次士兵因为害怕凶悍的日耳曼人 而不肯进攻。凯撒发表讲演,责备他们忘记誓言和荣誉,“就算只剩第十军团跟随,我还会继续前进”。《阿非利加战记》一开始,由于手下大多是新兵,凯撒收缩 阵型密集防守,而前面说的那个投奔敌营的Labienus率领骑兵冲锋,他不戴头盔在战阵最前列来回奔驰,激励士气,嘲笑凯撒的新兵。有个士兵 喊:“Labienus,我是第十军团的老兵,你应该还记得我是谁”,摘掉头盔让Labienus认出自己,然后猛投轻矛,扎死了Labienus的马。

  (这场景适合拍电影,Labienus在高卢战争时经常指挥第十军团,在场无论将军士兵一定都有一番感慨。)

  还有个叫Trebonius Caius的副将,《高卢战记》后几年频繁登场,无论西边登陆不列颠岛,还是东边深入日耳曼森林,都立下汗马功劳。他擅长阵地战,《内战记》里,就是他指 挥三个军团,负责围困前面提到的Massilia:攻城塔楼修得比碉堡还高,防水防火防滚木的盖棚日夜掘进,挖塌无数城墙角……

  参与围困Massilia的还有海军指挥官Brutus,他两次击退了占压倒优势的敌方舰队。

  然而,内战结束后,凯撒正是死于Brutus的行刺,Trebonius Caius是阴谋的主要策划者。

  (补:又查了Wikipedia,发现行刺凯撒的那个Brutus似乎和这个海军指挥官不是同一个人,可能《内战记》译者搞错了。《内战记》的翻译质量比《高卢战记》差,任炳湘81年患癌症去世,没完成全部工作,继任者的能力和责任心有问题)

  打算再买更多的有关史书。尤其是凯撒政敌一方的著作。自己人免不了为亲者讳。例如《亚历山大里亚战记》基本没提凯撒和埃及艳后Cleopatra的八 卦。实际上,埃及战争结束后,凯撒把东方各行省的告急文书扔到脑后,陪着Cleopatra坐游艇沿尼罗河一直游历到埃塞俄比亚边境,泡了三个月才出发。

2 thoughts on “《高卢战记》和《内战记》读书笔记

  1.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技术出身的产品经理,以及《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2. Pingback: 洞见、护城河和战争史 | joyfire 王乐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