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围棋和有鬼气的好诗

   这次到上海出差,特别喜欢看zds大侠下围棋。呜呼,俺的棋感和算路下降得厉害。

  小时候很淘:动不动就爬到别人家平房屋顶上,玩宇航员和太空基地游戏;要不就把家里窗户的纱窗剪下一大块,模仿建筑工人,用网眼过滤砂石;再不然,就在院子里挖土、和泥、生火,打算烧制一个陶器烟灰缸……于是就被送到少年宫围棋班,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呆着,学了四年围棋。

  由于这个原因,高中时代接触软件编程的最初目的,就是想实现一个围棋算法,打败李昌镐。

  围棋中的弃子腾挪很频繁,落子必须在局部计算和全局战略上取得平衡。因此设计算法的决策就不能仅仅依赖局部搜索。例如国际象棋算法中广泛应用的Alpha-Beta减枝算法,在围棋里就不太灵光。前两年法国人首先尝试用UCT(Upper bound Confidence for Tree)结合蒙特卡罗方法,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这一期《程序员》杂志刚刚转载了Google Zurich研究人员的论文《蒙特卡罗方法在计算机围棋中的应用》。

  《程序员》还提到,加拿大人Albert于07年在Science上发表论文,用数学方法完全求解了国际跳棋算法,被评为当年10大科学进步。目前Albert也进入围棋领域,并在cgos评测中成绩靠前。紧随其后的,是我国的职业棋手余平六段开发的软件。排名第一的是微软的课题组,但他们利用了超级计算机硬件。

BTW:

The woods are lovely, dark and deep.

But I have promises to keep.

And miles to go before I sleep.

树林美丽、幽暗而深邃。

但我有诺言尚待实现。

还要奔行百里方可沉睡。

 

  突然记起以前转贴过这首诗,翻箱倒柜搜索出来,居然恰好是一年前,07年最后一天的BLOG

  上次刚贴出来,就有朋友在MSN上开玩笑说:这诗有鬼气,你小子要小心。结果没几天我就在滑雪时摔断了胳膊,又过了不到半个月,经历了更恐怖的事。现在回头看,如果真相信所谓“忌讳邪门”那一套,我还的确有故事可讲。

  可俺仍然是那个单细胞。就因为这诗还是很符合当下心境,偏要把它再贴一次;过两天,我还是会去滑雪。

  抱歉。最近私人抒情太多,大概突然闲下来在家养病,容易胡思乱想。俺保证这是最后一篇。新年新气象。祝所有的朋友,努力就有好结果。(连祝福都是去年的老一套,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