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场休息

  动态分配策略一上线,就顺利超出了预想标准。回想一下从10月底到现在,从一点都没摸过的菜鸟,调通第一个hello world,到一个版本一个版本迭代,逐渐把pFind集群加速比提上来。小马过河,既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松口气,然后就感到很累,像身体里某个开关被突然切断一样。

  今天早上喉咙肿了。索性偷懒,让瓶子哥自己去实验室,自己接着闷头大睡。间或收到瓶子哥的短消息,告知后续实验结果,我发了个“太好了,这样数据就全面了”,接着昏睡。13点,喉咙消肿了,才起来出去吃饭,脑袋还是犯迷糊。一整天下来,只是回复了几封email,给笔记本的ubuntu升级了操作系统内核补丁,听了点儿技术报告,没干什么正事。

  从北京临走时,买了一本村上春树的《舞!舞!舞!》。昨天终于从行李里找出来开始看。刚看到一半,爱死这本小说了。越来越觉得《挪威森林》在村上的书里,并不是最有趣的。

  原本没想买这本。11月初“光合作用”打电话通知雷蒙德·钱德勒的《漫长的告别》到货了。当时pFind 2.2正在紧要关头,把这事扔在一边,拖了一星期再去,又卖完了。郁闷。因为是《寻羊历险记》的后传,所以选了《舞!舞!舞!》。

  过两天找机会去一次上海书城。

  这只是中场休息,到年底还有不到3周,还有事情想做。明天重新披挂,按村上春树的说法,继续“与现实生活短兵相接”。

1 thought on “中场休息

  1.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再见上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