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信息和创业

  都知道我患有轻度创业妄想症,痴迷收集各种白手起家的离奇故事,狂热鼓动周围所有合适不合适的朋友下海。可俺手头的工作叫生物信息,传说中最阳春白雪,让热血青年丧失注意力的一种罕见菌类,哦不,我是说一种罕见学科。

  所以俺总在饭碗和理想之间寻找联系。

  以前就写过BLOG,猜测生物信息领域未来最可能的杀手应用。里面提到的23andMe其实是Google创始人的新婚妻子创建的。(Google两个创始人几乎同时结婚,娶的都是搞生物信息的博士)。今天在科学松鼠会看到一篇以玩笑口吻撰写的创业计划。笑过以后提醒你,并没有看起来那么荒谬,目前硅谷VC资助的生物信息创业公司,基本也就是这些路数。

  关于扫描基因取得个人倾向,05年想到时还很兴奋。其实已是老生常谈。电影GATTACA里性感美女谈恋爱的标准模式,就是拔根头,然后留下联系方式,“如果对我感兴趣,打电话”。你可以拿着头发去医院里算命:如果有孩子,得心脏病的概率是多少。

  BTW:伦理问题不是工程师的范畴,让哲学、社会学和法律专业的兄弟姐妹去头疼吧。最坏情况下,出现基因专利和昂贵的定制基因服务,就像刘慈欣《赡养人类》里的一号文明一样,富人和穷人逐渐演变成不同物种。

2 thoughts on “生物信息和创业

  1.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软件中的隐喻(Metaphors)

  2. Pingback: Google为何进军生化领域?也许是因为老板要离婚。 | joyfire 王乐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