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随着我们变

  同情这个女孩儿,也很为她不值,其实路还很宽,还有父母和很多朋友需要她。

  97年第一次上网,到公牛队的站点打印了很厚一摞有关乔丹的资料和新闻,回来通宵不睡,翻字典一点一点读,还带到学校去向别人显摆。那时候网络是一个很新奇很酷的玩具。从没想到过有一天,会看到用网络和BLOG写的遗书,一份写了两个月的遗书。我们是伴随网络长大的,网络也因此抹上我们的痕迹。年少轻狂时,网络就是单纯浪漫的;成熟了,网络也就变得现实残酷起来。

  现在写博客的人,离死亡大多很远,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以后的孩子,也许会习惯像参观毛主席纪念堂一样参观故去伟人的BLOG吧?中国人 “到此一游”恶习的网络版本,是不是会受到某种技术上的限制?后代和考古学家如何维护这些“数字墓穴”?话说回来了,微软的寿命到底有没有我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