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仲雄老师走了

  摔断了胳膊,昨天去医院打石膏,回来才得到消息,贺老师1月5日告别仪式,没赶上送行,郁闷。

  gem老大说:“人生路上总有有限的几个人如明灯,如父亲。请接受学生在此的祈祷。默哀”。

  坦率地说,本科期间太贪玩,我并没有从课堂上学到多少真本事:数据结构和算法大多是高中时代参加全国信息学奥赛的基础,而工程经验都来自兼职打工,英语又是后来为了考托福才到新东方补的。要说收获,就数贺教授退休后,面向低年级本科生开的那门特立独行的选修课了。

  上课时从来都人山人海,好多外校学生来旁听。贺老师不讲具体知识,而是“授之以渔”,教你如何寻找感兴趣的课题和方法,如何去图书馆查资料,如何利用互联网收集最新科研动态。期末考试时,有个的独特要求:“可以打小抄递条子,但必须从图书馆借三本以上参考书带入考场,否则以作弊论处!”,考试的题目是,《这六个月你做了哪些创新?》,发表了论文或申请了专利的学生,可以不来考试,成绩100分。

  特别强调专注和独特,“人和人不同,所以成功的方式必然各自不同”,要求每个学生只关注自己感兴趣的独特领域,要结合创新和实用。记得一位喜欢足球的小伙,应用模糊数学方法写了一个预测比赛输赢的算法,虽然预测结果很不靠谱,还是受到大大赞扬,期末成绩是101;还有个外校旁听的学生,利用数据挖掘和决策支持技术,改进了自己父亲经营的摩托车厂的流水线,贺老师非常高兴,让他上讲台给大家讲课;著名的“数学和诗”讲座,估计很多人都知道,用数学方法来研究李白,听众都张大嘴。

  贺老师给我个人带来,远不只限于大一发表的那篇软件工程学术论文,而是创新的技巧和独立思考的勇气,一笔无价的财富。

  胳膊骨折,打字不方便,还有很多话没说出来,向贺仲雄老师致敬。

3 thoughts on “贺仲雄老师走了

  1.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计算机、围棋和有鬼气的好诗

  2.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1月5日

  3.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推荐算法业务调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