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单向街买书

  对传说中的单向街书店向往已久,但一直没去过,其实我家离圆明圆不远。今天终于有机会逛逛。

  人不多,延着走廊慢慢看,书架很高,找到感兴趣的书就坐到沙发上浏览,光线和音乐都很平和,太舒服了。如果有时间,我一定会在里面泡一整天。

  买到两本史景迁《The Emperor of China–Self Portrait of K’ang-H’si》《Treason by the Book》,前者在行文上是根据康熙的遗诏整理的,后者讲述雍正朝的曾静案和《大义觉迷录》。

  随便翻了翻第一本,有趣的地方很多。比如签订尼布楚条约后,康熙跟传教士学习的那一段:一连数个小时观看大炮制造的每一个步骤,建筑带有机 关的喷水池,由皇太子监工在养心殿建造风车,康熙自己负责制造时钟和机械,康熙学会了计算球体、正方体、圆锥体的重量和质量,学会了测量河案的距离和角 度,学会了计算圆周,学会了用水闸的抽样调查计算全天的流量,甚至比钦天监的官员更准确地预测了一次月蚀,并且知道西边的四川和云南等省看不到这次月食 ——因为地球是圆的,他还教儿子怎样计算纬度——三阿哥胤祉算出故宫的长春宫的纬度是39度59分30秒……

  从一个美国人的书里了解中国历史,视角的差异会带来很多阅读乐趣,尤其是史景迁这种汉学大家,又的确比普通的中国人更清楚某些历史细节,这种戏剧性的差异就更大了。

  后记:今天看到许知远的blog刚好在写这本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