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笛音乐节

  连续四天,附近的海淀公园举办MIDI 2005。远远听到架子鼓和欢呼,mm就开始掉口水,我也很想去听听。今晚最后一天,去玩了两小时刚回来。

  主会场人山人海,前后左右很多老外,半天才挤到前排,重金属节奏在胸腔共振。对比“废墟”乐队,挪威的BLISTER给人印象更深一些,不过那段与古筝的合奏有点奇怪。

  玩得开心,只是不再像小时候那么狂热了,(高考前一个月,连续听了“唐朝”和“黑豹”,后一场没钱买票,和三个不认识的女孩子推倒武警叔叔冲进场去的)。似乎更喜欢外围草地上的气氛:露营的摇滚青年,格瓦拉T恤,蜡烛,莫西干发型,吉他,啤酒还有各种行为艺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