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刺激和恋爱的线虫

  上次好书不少。看完诺贝尔奖获得者Daniel Kahneman的《思考,快与慢》之后,不由自主进行三十岁大叔的半途反省。好多重要决策时,我们自以为理智在主导,其实是被原始的条件反射左右,而所谓逻辑,仅用于事后拼凑借口。

  说到刺激输入、条件反射和大脑决策。两年前我在BLOG上写过麻省理工Ed Boyden教授用激光控制大脑的试验。类似的心理学、药理学例子很多。例如剑桥68级心理系学生的集体恶作剧,他们成功地使得一位有名望的神经心理学家只呆在演讲厅的左边讲课

  Robert Galbrainth做过更加惊悚的的尝试:他们给一名24岁黑人男性(代号B-19)脑中9个不同的区域植入了内置电极。其中有的区域是大脑中的奖赏系统,电流刺激使B-19产生了愉快的感觉。如果把这个电极的控制器交给B-19,他就会不停地按,和吸毒一模一样。

  他们做了更过分的事:B-19是同性恋,看异性恋的性交录影没有任何性反应,并表现出反感。但是刺激B-19的奖赏电级后,他开始兴奋、勃起和手淫。路易斯安那地方法院通过后,请了一名妓女来实验室引诱B-19。她成功了。长达2个小时的性交。B-19甚至克服了连在脑袋上各种碍事的电线。

  经过几个月的恢复,B-19慢慢对异性又失去了兴趣。但他的认知出现矛盾、焦虑和强迫症,他的一辈子都被这个实验毁了。

  其实不用那么多高科技,电级啊、激光啊。最简单的环境设定,就能让小白鼠患上抑郁症。对人类而言,社会本身就是最吓人的实验室。我们和小白鼠一样不断被外界刺激训练,有规律的刺激形成条件反射,逻辑经验,甚至意识形态;而没规律的,则撕碎你的情绪、自尊和信仰。我们自己也是实验背景的一部分,对其他人输出酸甜苦辣的各种刺激。

  和ZW讨论过这个问题。现在越来越多的科幻电影倾向于怀疑世界的真实客观性,也许我们仅仅是仿真游戏里的一段代码变量,或某种高级生物培养皿里的线虫,我们以为自由自在,实际被分在不同的实验组和控制对比组,被施予线虫们永远不可能理解的各种实验试剂。ZW照例评价我是邪恶的理工科学男,然后说,如果真是这样,生活好没劲。

  不管落在哪个培养皿,有个线虫会陪着你一直走到最后。

  其实这篇BLOG写的不是理工科技,而是对美女的一篇酸酸的爱情表白,你们现在才发现吗,哈哈。在杭州出差。周末到办公室加班。想老婆孩子了。

BTW:这次给金融BI团队展示即将发布的最新版算法,原本需要运行一个月的算法,ODPS上只运行了70秒。客户很满意。金融贷款的big data算法里面,也会对淘宝卖家进行心理分析,判读其性格特质,通过模型测评他们对假设情景的掩饰程度和撒谎程度

2 thoughts on “思考、刺激和恋爱的线虫

  1. fan

    社会本身就是最吓人的实验室。我们和小白鼠一样不断被外界刺激训练,有规律的刺激形成条件反射,逻辑经验,甚至意识形态;而没规律的,则撕碎你的情绪、自尊和信仰。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