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职

  On board不到100小时,除了第一天领电脑找工位,后面都过得像旋风一样。飞了好几千公里,见了不少人,参加了十几个嘈杂激烈的会,读了上千页的文档资料。

  今晚6点几个人冲出会议室。让出租司机随便选路线,只要能尽快杀到机场,赶得上回北京的飞机。老大问我感觉怎么样。嗯,听了这么多吵架扯皮,我居然越来越兴奋。在飞机上看完了韩寒的杂文集《青春》。11点,降低高度,机翼底下远远看到灯火通明的东三环和巨大丑陋的央视大裤衩。

  因为是云公司,所以pd间讨论的总是涉及到RESTful的服务API。技术出身的惯性思维很强,听到某件事,第一反应还是先考虑怎么实现。然后就不断意识到,大家其实是在讲业务,关注的焦点是如何理顺上下游,让各团队都有安全感并且高效协同。

  除了内部的事。在客户产品方面做了初步了解。我没想到离开计算所以后,会这么快迎头遇到如此“学术”的工作内容,什么PCA、关联规则分析、神经网络……当然,我的背景决定了领导分派的任务。

  至于真正技术方面,抽空和核心团队的工程师聊了一下底层平台。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具体内容不方便写(Google了一下,在一些博客出现过讨论底层平台的文字,但这些作者随后都收到了公司法务的信,作为商业秘密被删除了)。《程序员》即将出版一期阿里云的特刊,也许里面会有部分介绍。有兴趣的同志们可以关注一下。

  半夜11点59分进家门,女儿睡得像小猪。据说我又错过了关键瞬间,她学会了翻身,把自己卡在了床和椅子中间。

  时间尚短,但感觉这的确正是我想要的。所以还是那句话:愿老天保佑俺们和俺们喜欢的工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