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和张小盒话剧

  上周五晚上,老娘和朋友视频聊天。突然杀到客厅来和我说:“我想去海南玩”。于是第二天就订了飞机票。公元2010年1月1日飞向温暖的南方。昨天打电话说,三亚只穿衬衣,跑到沙滩去玩,海水是温的。

  不得不佩服老太太的先见之明。她一走,北京就开始强降雪。

  本来pFind同伙们组织去香山玩真人CS。早上出门,小区里停车位都只能看到一个个大雪堆,路上全堵住了,于是只好回家,打电话给yjw美女说不去了。其他小孩还是去玩了。所谓年轻,就是在五十年一遇最低温,漫天飞雪不见停的情况下,依然兴致勃勃地跑去打露天游戏吧。

  原以为晚上的话剧也看不成了。到了下午雪渐小,天气预报说入夜后会停,又出门尝试。运气不错,一露头就遇到一辆黑的,顺利到了轻轨。花了三小时赶到王府井。东方先锋剧场平常都乌洋乌洋的,今天只坐了一半。话剧一开场,演员说:“刮风减半,下雨全完。这么大的雪,大家还来看我们的话剧,谢谢。”

  N年没看小剧场话剧了。上个月hchi哥和yjw美女去看《恋爱的犀牛》,回来模仿台词:“恋爱的‘恋’字,就是变态的‘变’的上半边,加上变态的‘态’的下半边”。回忆起在蜂巢、戏曲学院看《恋爱的犀牛》、《翠花上酸菜》还有更多实验话剧的乐趣。这次看的是张小盒话剧第三季《办公室有鬼之点头YES摇头 NO》。还不错。

  回来的路上很冷,地铁站里人还是很多,不少中年人在议论宋丹丹、濮存昕、徐帆在话剧《窝头会馆》里的表现。好像也是王府井,首都剧场。

  明天北京实施应急预案,学生都不上课。大家注意身体和安全。

  新年快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