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明威的巴黎时代

  前两天跟tinyfoolpongba许式伟老莫他们一起吃饭。在等人的时候,跑到五道口光合作用买了本海明威的《流动的盛宴》。这是他自杀前的最后作品,回忆二十年代在巴黎的年轻时光。

  那个时代巴黎住着庞德、艾略特、乔伊斯等众多著名的英美作家。最有趣的是对菲茨杰拉德的描写。海明威认识菲茨杰拉德时,后者刚发表了《了不起的盖茨比》。海明威赞叹:“既然他能写出一部像《了不起的盖茨比》这样卓越的书,准能写出一部更出色的。”但是紧接着的那一句,却暗示了菲茨杰拉德的悲剧性结局:“我那时还不认识姗尔达,所以还不知道他的可怕处境。”

  书的开头,海明威1921年到巴黎时,他还是无名小辈:二十岁出头,身上带着战争留下的弹片,新婚燕尔,收入微薄的小记者。而到了书的结尾,1926年,他已经离了婚,认识了一堆日后名动世界的名字,写成了《太阳照常升起》。

  电视里头播国庆节目。意识到那段时间邓小平恰好也在法国。当然是完全不同的故事了:为生活所迫,把最苦的工种几乎都干了一遍。接触马列思想,在工人活动中崭露头角。最终在编印激进报纸时,认识了上司周恩来。

  煽情:这两个年轻人也许曾在巴黎的大街上擦肩而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