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交流和流星雨

  参加学术交流,会议场所湖光山色,环境很好。

  整天都是云里雾里的生物名词。今天听得最清楚的,是北大生命科学学院的院长饶毅教授的报告。而最乐的一段,要数:“咱们整天看好多‘很黄很暴力’的东西,而且不仅仅看哺乳动物的,还要看昆虫的。”

  晚上吃自助烧烤,接着卡拉OK大赛,hchi哥连续过了初赛和复赛,震撼全场,获得第二名。大伙儿又去玩了上百块钱的电子游戏。回到房间已过零点,正准备上床呼,突然收到wyj美女的短信:快出来看流星雨。

  一出门,就听到远远的整个山谷到处都是欢呼,还有很多女生的尖叫。

  长途跋涉,翻山越岭,从窗户跳到天台上,一边嘟囔:“我都三十岁的大叔了,还跟着你们几个小孩子折腾,我容易吗我。”结果:“少废话,把浴巾和毯子拿过来。”

  别说,仰面朝天躺着,漫天星斗、明亮的下玄月、远远的银河,真挺漂亮。

  他们说,赶紧许愿,于是我开始念叨:“pFind能卖1个亿”、“pFind能卖2个亿”……到6个亿的时候,一颗流星唰地过去。

  我问wyj,“你觉得hchi哥获得诺贝尔奖帅,还是图灵奖帅?”,答曰:“图灵奖更帅”,我说:“那俺就祝他得诺贝尔奖吧”。话音没落,一颗特别明亮的火流星,划出粗粗的红色轨迹,从我们头顶冲过去。大伙一起对着hchi哥:“哇!”

  BTW 1:带来的梁文道的《我执》已经看了一半;雷纳·格鲁塞的《蒙古帝国史》读完第二章,成吉思汗统一蒙古高原。(之前一个月太纠结,连新买的书单都没列,回北京后补上)。

  BTW 2:论文第6稿,修订到吐。hchi哥帮我批改得很仔细,还指出了几个致命问题,看来还得大动干戈。什么事吐啊吐就习惯了,上一篇期刊我改了30稿,这还早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