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和元宵节孔明灯

  又该写BLOG了。今天本想聚焦写点编程和技术。像上次一样懒散无主题。不好意思,忏悔。先随便敲点流水帐。

  最近连续安排了多场code review和pair programming。还是老办法,一群人搬着投影仪到会议室,对着IDE上的代码七嘴八舌评头论足,把操作键盘的家伙搞得神经错乱,换人,继续折磨。等所有人都崩溃了,就暂停争吵,放音乐,派我奔下楼去买饮料、雪糕、水果或驴肉照火烧……

  此外,还花很大精力与新人交流:如何倾听和提问、如何制定todo list和里程碑、如何写邮件……感觉像把一辈子的话在几个小时里全说光了。

  工作强度虽大。心情还算不错,充实感。下一版pFind 2.3已经展开研发,敬请期待。

  回到家,有些疲惫,听音乐,到书架随手拽下两本的老书,乱翻。一本是Conversation with I.M.PEI,一本是The Software Architect’s Profession An Introduction。搜索以前的博客,这两篇读后感(2008/2/19,2006/1/3)已经差不多了,没有新想法。

  还是贴点照片吧,昨天元宵节,又买了一尊大礼花。注意第二张照片,空中那条红线,是一盏孔明灯顺风飘过。

  小时候用报纸和竹条糊过一只孔明灯,用家里炒菜的油做燃料,可惜刚飞起来半米高就倾斜烧毁了。老妈还因为油的事情揍了我。不过她不知道姥爷是我的同党:一开始油怎么也点不着,姥爷看了说:“油没有捻儿点不着”,于是我又从被褥里偷揪了一点棉花,姥爷教我怎么拧灯芯。因此,初中时代,物理老师问:“热气球的为什么能飞?”,我干脆回答:“有捻芯”,还纳闷有啥值得哄堂大笑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