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回北京了

  一整天跑来跑去学术交流,21:30回到屋子,神舟7号已经发射了。搞定方便面和啤酒,头脑一片空白。

  以前没出过这么长时间的差。总算方方面面都搞定了,明天回北京。

  开始变老了,标志就是待人接物不再像初入社会时那样青涩和慌张。记得第一次去生物学家那里常驻,人家热情地伸出右手欢迎我,我刚要握,发现手心都是汗,只好在裤子上蹭干了再继续,把气氛搞得超级尴尬。

  又接到猎头电话了,最近几个月这种电话很多。懒,都打不起精神拾掇英文简历。也担心是不是放跑了机会。好像我现在的年龄和工作经历正是跳槽的黄金阶段。说正经的,如果现在离开,我的简历上只能列:花4年时间开发学术Demo。只有pFind成了,我才会变成工业级蛋白质鉴定搜索引擎的架构师和产品经理。

  BTW:今天这个猎头小姑娘很职业,让我交流起来松口气。作为提供职业生涯服务的专业人士,猎头应该善于倾听,懂得站在对方角度考虑周全。但我遇到过几次哭笑不得的情况。有位大姐,明明浏览过我的英文主页,也掌握了邮件地址,却上来就念错姓名的2/3,我反复纠正,下次电话顽强地再次说错,最后反而搞得我不好意思再提了;另一个小伙儿,半个小时电话里,只会来来回回强调:钱多、外企、光鲜……我怀疑他压根没听出来“你真的认为MFC界面工程师的职位适合我?”这句话的语气很无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