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ind 2.0历程

  前两天做了一次报告,总结pFind 2.0。花了很大功夫准备Google Docs幻灯,熬到凌晨3:00。

  05年下半年,接手生物信息组工作,顶住干扰静下心着手工作。这一年的最后一天,首次跑通流程

  06年1月,对算法模块展开大规模测试,这只是之后漫长的重构、测试、再重构、再测试循环的序幕。(小插曲:BLOG里提到的那个缺根弦的家伙,是在纠缠我当时的女友,之后居然等在我加班回去的路上,拿电棍袭击我,反而被我打倒在地……现在想想,俺真是什么人生体验都没错过)测试结束时给全组发邮件,希望建立直接透明的工程氛围。

  06年2月,着手M2版。虽然有心理准备,但之后事实证明,“第二赛季”还是比预想的要困难得多。

  06年4月,搜索引擎核心完成最初调试,界面也很快做出来了,那时以为Alpha阶段能很快结束。接下来几个月,陷入反复修改和测试。除了各种BUG,涉及更多的是科研问题。亲身体验了“小数点后五位数据不精确导致性能大大降低”这种传说中的科学故事。那时pFind的鉴定效果着实好不到哪儿去

  06年12月pFind 2.0论文投稿,这十几页纸,真把这辈子的英语都写完了,最终发表在RCMS时,已经修改过32稿。

  07年1月开始Beta测试,我扮演工兵。从用户那里回来,马上力排众议安排pBuild开发。在一线眼巴巴“护送”软件运行是件滴汗的事,但过后增加底气。现场值班逐渐成了日常工作。原来Mascot并非遥不可及,许下一个愿望

  07年8月,为解决系统在修饰问题上的缺陷,不得不展开大规模重构,但遇到挫折。不过现在看来,这是一笔财富,理清了思路。

  07年9月,有机会投入生物一线的实际科研,这时候的pFind 2.0还不完善,遇到很多麻烦。差点迈不过这道坎,但最终fy大侠带领我们创造了奇迹。之后几个月,继续推进。这是一段激情时光通过不断努力,再次重构后的系统性能获得成倍提高

  08年1月,滑单板时摔断了胳膊,打着石膏坚持去上海出差推广pFind。 南方雪灾,差点留在上海过年。到春节为止,组里申请了11项软件著作权。专利方面,获得第1项专利授权,还有4项等待授权,今年还有3项打算申请。商标也 在申请中,去年10月在人类蛋白质组会议以后,我们的域名遭到恶意抢注,经过戏剧性的争夺,我幸运地抢回了pfind.net这个重要URL。

  08年4月,pFind 2.0 final Relese,同时pFind 2.1展开,还有3天,29日下午6:00,就是2.1 Alpha1版的deadline。计划8月8日推出“奥运献礼版”。

  pFind 2.0历经3年终于完满,但可能没多久就会被更出色的2.1所取代。心情有些复杂。感谢所有的同事和朋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