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7月的里程碑,pFind被拆开来整个重写,计划20日开始大规模测试,拖到今天还没写完。其实大伙进度不错,唯独我负责的搜索引擎内核陷入泥 潭,搞得压力很大。上周有一次,不知不觉干到很晚,从书房出来找吃的才发现天都亮了,6点了。因为偏头痛的毛病,我很少熬夜,这是近三年唯一一次。(熬夜不好,第二天效率大大下降,平均效果其实对不起薪水。说到效率,算过组里的工作量,表面上没有区别的人,开发质量居然相差7倍之多。质量包括正确性、速度 和灵活性三方面,笨蛋往往拿其中一两个因素当借口,放弃剩下的要求)。

  前天过生日,正赶上RCM编辑把论文排版发过来,做最后修订,第30稿。虽然这么来来回回改了一年多,编辑随便看看还是指出一堆错 误,wuwu~。最近国内生物科研势头很强,这一期Nature Immuno上同时发表了两篇上海生科院的论文,都没有与国外合作。NIBS今年已两篇Science发表,两篇Science、一篇Nature接收, 还有两三篇CNS在投。

  以前听过个笑话:一个人去算命,算命先生说:“三十岁之前,运气是背到家了,痛苦啊,但是一熬过三十岁……”,那人精神一振,就听先生接着说:“你就习惯了”。

  收到礼物,很合心意的音乐手机,高兴。

  订阅的feed看起来有趣的不多,推荐g9的这篇《双陆棋被搞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