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拘那里的水舀一碗看着哭去

  最近是项目最关键的里程碑,代码结构大改,压力大,心情不好,常在临睡前翻《红楼梦》。

  曹雪芹下笔很毒,开头陷在细枝末节里,等突然明白过来,顿觉惊心。

  比如凤姐过生日那一回,大段笔墨写凑份子请戏班,宝玉却一大早一身素白骑马出去,跑到荒郊野外,连贴身小斯都晕:“我茗烟跟二爷这几年,二爷的心事,我没有不知道的,只有今儿这一祭祀没有告诉我,我也不敢问……”

  回来谎称去北静王府吊唁。到底折腾什么呢?贾府上上下下不知道,读者也糊涂。唯独有人清楚:

  林黛玉因看到《男祭》这一出上,便和宝钗说道:“这王十朋也不通的很,不管在那里祭一祭罢了,必定跑到江边子上来作什么!俗语说,‘睹物思人’,天下的水总归一源,不拘那里的水舀一碗看着哭去,也就尽情了。”

  淡淡一笔,后面又接上凤姐的事。以往没心肺,糊里糊涂就往下看了。这次前后翻了半天,原来祭的是金钏,金钏是因宝玉投井而死,宝玉也为这被打得稀烂。虽然那么大一件事,到这时人都已经忘了。

  黛玉几句玩笑点破。反应只是干巴巴一句:“宝玉回头要热酒敬凤姐儿。”,借故掩饰。

  读到这儿就明白:脾气那么大,说话刻薄,又是病秧子,没宝钗性感,却为何非她不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