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级应用在哪里?

  今天被这篇癌症诊断的论文吸引,看了一晚上。

  做科研的,尤其是一直在象牙塔里打转,为研究而研究的领域,最希望有朝一日能大量投入日常实用。以前提过,生物信息学如何摆脱阳春白雪呢,也得有靠近老百姓的应用。

  目前踅摸出来的比较热的点子,大概都是类似通过个人的基因来算祖先、算性格、算儿女的模式,比如刚刚获得Google投资的这家23andMe。这种娱乐性质的算命应用制造了不少科技八卦新闻,比如美国一个大学教授弄清了自己是成吉思汗的直系后代,身上的基因最早聚集于外高加索,又在几百年前移民英国,最终飘洋过海传播到新大陆;再比如中国学者拿来考古,搞清辽国后裔现位于云南,汉朝与匈奴战争中的“罗马军团”是阿富汗雇佣兵;非洲奇特的黄种人部落来源于郑和宝船上某些风流的水手;再好事一点的,跑去研究日本某反华政治家的老底,据说他的基因多半源于六百年前南宋灭亡时东渡的中国难民……

  这当然不够,要像IT一样成为决定性产业,就得在国计民生重大问题上帮上大忙。开头提到的论文,综述质谱技术在癌症临床诊断的应用前景。这项实际应用虽然还在“婴儿期”,但分量很重,又被大家看好,“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给你三颗痔,让你变成孙悟空的那个人”。就像论文中提到的,现有癌症诊断手段假阳性和假阴性相当高。我就有不止一个朋友曾验出癌症,吓得半死,再去复查,原来不是。这是假阳性,还好,也就是浪费钱浪费感情而已,假阴性就麻烦了,错过治疗癌症的最佳时期,到了晚期只好束手无策。

2 thoughts on “杀手级应用在哪里?

  1.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小鼠的心脏病

  2. Pingback: joyfire 王乐珩 » Google投资个人基因数据服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