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晕

  (补:这一篇因为后面摘抄《九三年》的那一段被墙,把可能的关键词改成拼音,就好了,哼)

  这两天唯一干的正事就是陪queenpb逛了趟书店,她买了本康德的《道德形而上学原理》。昨晚太无聊,熬夜,现在头晕乎乎的没办法写程序。悔过悔过。

  余秋雨说自己年轻时特别喜欢雨果,尤其迷恋《九三年》。我读这部小说的时候太小,大部分注意力被战争情节所吸引,比如开篇恢弘的海战就来回看了很多遍,但描写人性的部分就忽略了。随手抄一段描写雅各宾派和吉隆特党人以外的中间派的文字:

  “……那些怀疑的人、踌躇的人、退缩的人、延迟的人、窥探的人……他们是一潭利己主义的潴水,发抖的懦夫,沉默地等待支配,没有比他们更卑贱的人……他们是关键的大多数,他们总是倒向胜利的一方:把路易十六出卖给韦尼奥;把韦尼奥出卖给丹东;把丹东出卖给罗伯斯比尔;把罗伯斯比尔出卖给泰里昂……他们专为du cai zhe服务,他们人数众多,他们有力量,他们就是恐怖……”

  想起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里的一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