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疆回来了,贴照片

  昨晚飞回北京。都说我在新疆吃胖了。前三天的学术会议收获特别多,先不写了。明天再贴照片。

  在吐鲁番吃了烤全羊;遇到了入夏以来的高温,火焰山地表温度超过50度,同伴纷纷中暑,但坎尔井里很凉爽;来回路过达坂城的风力发电站;

  在天池看到了博格达雪峰和瀑布,湖边的栈道景色很美;

  穿越古尔班通沙漠时幸运地看到了野马群;每次停车方便,导游就会说:大家“唱歌”,以车为界,男左女右,谁都不许回头看;

  在喀纳斯湖上冻得发抖,但没发现湖怪,因为安全和环保限制,只能游览一半景色,所以仅仅见到友谊峰的白色小尖,没办法游览白湖和冰川;

  白哈巴的西北第一哨,从一号界碑远远看见河对面哈萨克斯坦的将军坟墓。办边境证时香港教授遇到点麻烦,问题不大,但台湾人和海外华人不许去。台湾科学家在会上发言说,从台北转香港再飞到乌鲁木齐实在太辛苦,希望下次再来可以更方便。

  回来沙漠里信号不好,总算路过一座大铁塔,结果手机显示“仅限紧急呼叫”,原来是联通的;在魔鬼城戈壁找到一头白骆驼骑;在克拉玛依百里油田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抽油机和大管道;在石河子被建设兵团望不到边的绿色所震撼。

  给老妈买了和阗羊脂玉。

  贴照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