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病和基因

  前两天突然得知很多同龄人得上绝症,现在补一篇。也算《基因组:人种自传23章》的读后感。

  压力会改变体内激素,进而损坏健康,生物学已经可以解释这一切的发生机制。也就是说,我们知道了WHAT和HOW。但基因为什么被设计成这样:肾上腺素抑制免疫系统,甚至永久性损坏心血管系统?WHY的问题,还没有完美的理论解释。

  从进化论猜测,可能是生物在危机时刻,需要关闭所有的其他耗损,把能量集中在“打或逃”上。

  而遗传学的解释是,这是一种悖论式的现象:第二性征,比如鸟类的漂亮的羽毛,雄性哺乳动物的好斗和攻击性,都是以耗费健康资源为代价的。也 就是说,越是有男子气概或性感魅力,越是对免疫系统和心血管系统不利,那些身体强健的个体才有资本拥有漂亮的第二性征,炫耀自己,获得异性的青睐,并传宗 接代。

  我们是基因竞争的产物。和达尔文主义不同,现代遗传学认为,生物的很多特征和行为,不是为了让个体更好地适应环境活下去,而是为了让体内的 DNA避免被“困死”。我们只是基因的载体和工具。基因和病毒本质上……我们那么喜欢sex,那么贪恋虚荣,对自己未必有什么好处,这都是基因的陷阱。

  同样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有那么多命中注定的老年病写在DNA里:基因倾向于在生物个体不能生育、失去利用价值以后毁掉它,以便节省生态资源,给新一代让路,让他们再生新一代,带着某段祖宗的基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