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聿铭和架构

  读The Software Architect’s Profession An Introduction时,贝聿铭设计卢浮宫博物馆的案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今天在书店看到一本Conversation with I.M.PEI,买回来看。

  有很多有关构造技术(Firmitas)的内容,比如材料、光线、形状、结构;也少不了设计美学(Venustas)的描述,比如 儒家思想、西方音乐、纪律和热情、人际关系甚至政治;但毫无疑问,贝聿铭最关注的是对结构功能的需求(Utilitas),更确切的说,就是建筑和人的关 系:建造者是谁,拥有者是谁,使用者是谁,浏览者是谁,评论者是谁……架构师不应该为了设计而设计,所有的技术方法和设计模式都是满足功能需求的手段。

  有很多戏剧性的对比:

  • 柏林历史博物馆、多哈伊斯兰博物馆、日本美秀博物馆和苏州博物馆之间的差异让人惊讶,却与当地的人文环境、馆内的展品融合的那么完美。
  • 大胆重构卢浮宫,把几百年历史的法国骄傲开膛破肚大动干戈,设计香山饭店时却小心翼翼地保护古树和流杯渠,几乎是仅仅在古代园林基础上进行整修而已。
  • 对中国文化非常留恋和骄傲,却在设计香港中国银行大厦时强硬地拒绝风水:“追求人和环境的和谐美是中国传统的精华……但风水已经沦落为骗子的赚钱工具,我对迷信不屑一顾”

  软件业从建筑业学借鉴了很多的东西,甚至直接拿来了Architecture和Pattern这样的词汇和思维方式。但还不够,尤其是在把握Firmitas、Venustas和Utilitas三者关系上,需要更成熟的原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