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团队在找高P架构师

  我在找P7及以上数据云平台的研发骨干,底线是:

  1. 吃苦耐劳、坦诚直接,逻辑清晰,沟通顺畅;

  2. 还在大量写代码。不要已脱离一线只会开会、写PPT和邮件的纯M。

  公司优势烦请自己搜索市场宣传稿。现金一般,往死里加班。尚在跌宕起伏的创业风险中。想清楚了再投简历。经济形势不好,HC其实是冻结的,我需要找老板哭求,别浪费彼此的生命。

  “你别太好,免得我耽误你;也别太差,免得你耽误我。”

  ——摘自十几年前Boss H主页上那篇著名的《给报考研究生的同学们》。

管理50人以上的团队

一、题目

  21年写BLOG说:“接下来要开始动手调整团队,招聘P7,培养年轻人,筛选考核中层,构建班委。总之,计划用半年时间,把事情交出去,把SOP定好。”

  事非经过不知难,原本预想大半年,迭代了一年半才算达标:建立部门班委,培养了一批年轻的一线lead,同时建立了各个岗位的SOP,原本必须由P7盯的工作现在让P5依靠check list、CI/CD也能顺利完成。

二、起因

  21年初,团队工作顺利,周围评价不错。但自己心里清楚:我的管理半径大概是两层汇报关系(也就是说,大概最多管7*7=49个人),以往我带团队超出50人的规模就会出问题。这一次原本想一直带40人左右的中型团队,控制规模,集中精力做产品,独善其身。

  但CEO在战略上不断加码,期望我和团队承担更多事。

  我犹豫权衡了很久。承担不擅长的的大型团队管理,会有压力、情绪和人际关系冲突。万一突破不了,陷于平庸,涉及到整个公司的成败。我得有自知之明,深入思考。

  有天晚上我和Summer聊到半夜3点,我意识到她也面临小马拉大车的问题,但人家没纠结就上去担当责任了。暗暗有些惭愧,第二天去找CEO说,我想明白了。

三、过程

  下定决心,然后开始解决问题。

  问题本质是什么呢?只有三四十人时,团队长作为业务专家身先士卒就够了:软件工程、晨会周报、修理不靠谱的,赞扬躬身入局的,随时回忆历史经验供年轻人参考……然而,一旦带领上百个人,就很难直接辐射到每个一线员工,甚至记不清楚很多同事的名字。这时候只用老办法,把自己累死不说,也容易出现办公室政治。

  在HRBP的协助下,组建了班委,制定了关于组织的ORK:招聘多少人,培养多少lead,lead的考察期标准怎么定义,定期One on one怎么做……然后又要求PMO把最关键的POC、交付等流程的规定动作沉淀到系统里去。最后,要求devops负责人彻底把CI/CD做透。

  有个阶段甚至发起“去地雷”的运动。把流程和owner贴到IM的自动回复里。强行从各种一线业务里退出来。调整心态,克制自己动手的冲动,眼睁睁看着年轻人掉到坑里再爬出来。

  尽管准备很多,落地过程中还是经历了不少波折。曾经reorg半年后又调回来;一些lead考察期不通过,需要降落回去做不带人的高P专家;招来的人不靠谱又请走;压力非常大导致失眠和暴躁;还有疫情的考验;还有公司并购牵涉精力……

四、总结

  现在总结,最有价值的举措是建立了部门班委制度,班委这个制度不是任何时候都可以实施的。我运气好,有三观正、专业靠谱、沟通顺畅、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班委和HRBP。班委制度的核心是信息完全透明充分同步,初期甚至“过拟合”,从而让认知一致决策一致。关键场合,只要有班委其中之一在场,就可以拍板决策。换其他班委,决策都会一样。

  另一个关键是每2个月One on one一遍Lead和骨干。这事累心,有时候聊的想吐,但很有效。所以我们坚持雷打不动。这方面,我特别感谢自己的HRBP(以后昵称“SQL”),没有她的督促和协助,我这么懒散的人根本坚持不下来。美女SQL在HR方面很专业靠谱,还会写C++,这是我们团队的重大竞争优势。

五、结果

  用了一年多算是把新的机制落地了。今年收购GIO那2个月,我自己完全飘在外面没怎么管家里,同时团队正在夜以继日做重大技术攻关,再加上疫情带来的问题,幸亏有了体系准备,团队靠优秀的班委和年轻一线lead齐心协力扛住了复杂局面,完成了目标。朝着S级平台工程团队又进一步。

内卷和创新

  大环境来说,一个人的活两个人干,这就叫内卷。美国人为啥相对疏阔,因为他们总在全世界轰炸制裁,还整天想着探索月球火星。所以,内卷不是管理水平问题,是业务发展问题。各位老板,请支棱起来开疆拓土星辰大海。

  具体到软件行业第一性原理来看,如果没有软件工程方面的创新和进步,仅仅指望现在的加班和未来的规模效应,我们都走不远。

  没钱没名,被吴宗宪逼着3天写50首歌。那就是周杰伦艺术生涯的巅峰时刻,不疯魔不成活。现在他要啥有啥,自己做老板没人逼,肯定挤不出灵感了。Simba团队的很多年轻人现在很苦,但疯狂努力。他们知道自己正在完成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代表作。看他们充血的眼睛,我能回忆起16年前的pFind和10年前的ODPS。

别离开战场,别离开战友,别离开敌人

  很多管理者丧失了静下来独自学习的能力。因为总在救火,习惯了会议上临时听汇报、现场拍板、调动资源……已经没有心境读书、没有心力提前看会议材料、没有耐心让别人完整讲完再点评。造成的结果就是决策平庸,焦虑暴躁,停止反思和成长。

  第一次创业的时候,清林教我,无论多忙多累,一周都要留出半天的时间,放松下来,关掉手机,读书或写作,把大事理一理、想清楚。虽然我做的很差,仍然受益匪浅。

  我个人经历了一个小低潮期,逐渐恢复:恢复独处和思考,恢复阅读,恢复写作……

  李诞说:“别离开战场,别离开战友,别离开敌人”,讲得真对。

唐世平的计算社会科学

  唐世平突然火了。因为他的数学模型准确预测出了乌克兰战争的爆发。他的计算社会科学的论文突然被很多人搜索。

  看过阿西莫夫的《银河帝国》系列小说的人,都有点发抖吧。

  预测战争爆发有点难,预测输赢就简单了。1886年之后的每一场国际战争,都是国防预算多的一方战胜预算少的。没有任何例外。乌克兰国土面积欧洲第二,人口5000万。其实并不弱。如果扛过第一波,全民动员不怕死人,欧美持续援助,俄罗斯会有很大麻烦。中文社交媒体上普遍觉得俄罗斯会轻松取胜,有点幼稚。关键在于,俄罗斯自己的经济和军事工业可能耗不下去。

  另外,看新闻,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有车臣营。都是恐怖分子归顺以后组成的炮灰部队,负责最血腥的扫荡和巷战。车臣营旁边都会有专门的部队监视督战。这次他们要在战场遇到了。

那批删除了CCR5基因的孩子3岁了

  世界上第一个做人类基因编辑的科学家贺建奎,今年该出狱了。这也意味着,被他修改过基因的那批孩子,今年3岁了。理论上,这批孩子删除了CCR5基因不会得艾滋病。但实际效果,包括CRISPR技术不完善导致的潜在风险,只能等他们长大后再观察。

  我认为,技术上只要能做到,人类社会最终一定会突破伦理和法律限制开始使用这项技术。

  Boss T推荐我读The Code Breaker,讲述了基因编辑技术的发现。Jennifer Douda及张峰两大阵营的竞争及基因编辑伦理问题。

尊重有信仰的人,无论你是否认同他的信仰

  年轻的时候看信仰,尤其是宗教信仰,只会从理性的角度去质疑。记得《银河英雄传说》里杨元帅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说过:“穷人会相信神的公正,这在逻辑上是非常矛盾的。如果真有神,正因为神的不公正,才有穷人。幻想出神这种东西的人,是历史上最大的骗子。他值得钦佩的地方唯有其想像力和商业才干。从古到今,不论哪个国家,有钱人不都是贵族、地主和寺院的僧侣吗?”

  华人是认真过世俗生活的民族。孔子教导我们“敬鬼神而远之”。历史上,那么多儒家信徒直言不讳的攻击试图炼丹求道的皇帝:别在衰老面前软弱,人终有一死,重要的是死前留下君子的痕迹。这挺让人钦佩的。所谓“存,吾顺事;没,吾宁也”,直接否定了各种长生转世天堂地狱。所谓君子,活着就顺应大势有所作为,死了就无所牵挂安宁而去。

  后来读书,知道释迦摩尼本身的观点其实是无神的。后人为了方便给普通人传教,才逐渐构建出了神佛和转世的体系。释迦摩尼用很强的逻辑去辩证:世界也许只是一个虚拟现实游戏(元宇宙?),但就算如此,我们还是要好好打怪练级,做该做的事,只是别太执迷。

  你仔细去看老子和庄子的书,同样没提到太多神,只是对人和世界的关系做体验和思考。同样,后人为了方便传教,创造了道教的神话体系。

  强者其实都差不多。不相信主宰的施舍,只相信自己的理智,而且经过思考,面对残酷的真相,依然有所行动,这就是强者逻辑。

  然而,就算没有神,但凡思考变成了意识形态,还是会变得僵化。年轻时自以为读了些书,看到历史上那么多人只为意识形态就彼此仇恨和厮杀,而且一代代重复,觉得统治阶级太狡猾,构建谎言洗脑,让没见识的笨人减少思考,供他们奴役。当然,这些看法也没错。

  现在年纪大了,看法有点变化:其实大多数人没那么笨。并不缺少理性和逻辑。信仰不只是欺骗和愚昧。

  弱者皈依是为了求内心平静,至少宗教倡导与人为善,有信仰者常比黑化者更好相处。更有趣的是,很多强者也都有真诚的信仰,很多难事恰恰是信仰者做成的。

  比如中国多数超级三甲医院最初都是传教士建立的,甚至是连续几代人不懈努力的成果。医疗这件事,如果没有初心只看利害,很难长久。人类的进步源于行动的勇气,虽然缘起的信念本身往往漏洞百出。哥伦布到死都以为他去了印度,但没关系,他相信地球是圆的,他发现了新大陆。

  更直接的例子是1949年建国,如此贫弱松散,死了那么多人,仅靠共产主义信念的组织,就真的内统亿民、外御强敌。像李敖说的:“不管其他问题,共产党在富国强兵这件事上是有历史地位的。”僵化也好愚弄也罢,意识形态确实可以构造“想象的共同体”,最终汇集力量推动历史的改变。

  所以要尊重真正有信仰的人,无论你是否认同他的信仰内容。他可能并不笨,他可能很清楚意识形态的纰漏,只是他做了选择,选择了响应和行动,选择了最有可能改变世界的路。

  不说那么大,我也算连续创业,见过的成大事的创业者,都能保持初心,不耍小聪明,不黑化。眼光长远,才会有格局和自省,才能汇聚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