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司马懿

洞见、护城河和战争史

  年初发愿,现在就得还。这是本周的BLOG。最近很多人拿张小龙那段:“要提防那些BLOG写得好的产品经理” @我。我还真专门想了一下这件事,心里也举了几个反例,例如纯银、Joel on software。当然朋友们大多是开玩笑,但也有些家伙似乎没什么幽默感。要严肃回答的话,写博客写读书笔记是一种生活方式,是别人的私事,少TM废话,关你屁事。

  因为创业,去年夏天认真读了巴菲特创业初期给股东的信(最初10年)。他建立了一套思考模型,然后把投资分为三类:Workouts、Generals和Controls,各个类采用不同的估值和操作方式。由于有了独特的洞见,世界就变得清晰了。读这些文字,巴菲特是真憋不住了,需要把自己思维的乐趣分享出来。

  格雷厄姆投资原则强调买入时留下“安全边际”。《孙子兵法》里面说“胜可知,而不可为”。只想追求结果上的成功,总会出事。

  以前看“胜可知,而不可为”,不太懂。后来读了更多史书,就明白一些了。善战的名将大多败给守拙的刺猬。三国时代的诸葛亮,太平天国后期那几个青年将领,迦太基的汉尼拔……都很善战。克星什么样?司马懿能忍,擅长死守。曾国藩埋头“结硬寨,打呆仗”。费边更是无限制拖长战争,最后出了“费边主义”这个名词。不犯错,不赌博,没有经典战例,但是一点点耗死对面的天才儿童。

  以前写过,伯罗奔尼撒战争初期,雅典和斯巴达都收缩战线集中兵力,没占优势的情况下不主动进攻,在消耗和忍耐中等待对方犯错。伯里克利反复提醒雅典民众:“只要这场战争还在继续,雅典就必须停止无度扩张。只要我们不陷入新的麻烦,就有理由对最终胜利保持信心。我怕的不是敌人的奸计,而是我们自己的贪婪愚蠢。”由于拥有制海权,雅典在战略上更主动,如果每年夏季围魏救赵的游戏一直耗下去,他们立于不败之地。可惜……

  我猜很多人未必能看懂上面在写什么。不是在写为人处事和人生鸡汤。我对此不擅长也不感兴趣。在写企业,企业的优势源于独特洞见,以及由此产生的纪律性。总是咬牙切齿地想着和别人竞争、抢占客户、打败谁谁谁……这一定是布局的姿势不对。大多数垄断性赢家,最初的思维逻辑往往和其他玩家根本不在一个维度上,立于不败之地。

  说起战争史,最近几个月在读《三十年战争史》,读的很慢。读完了再专门写博客。还是要再强调:西方的战争史自古以来就比中国这边写得好,他们有统帅亲自写战争回忆录的传统。想读古希腊罗马战争史书,建议按这个次序读(链接的是我以前写的读后感):《长征记》《高卢战记》、《内战记》《外族名将传》《伯罗奔尼撒战争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