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GeneDock Python SDK从入门到精通》写得好

  GeneDock的基因数据工程师成帆撰写了一篇BLOG《GeneDock Python SDK从入门到精通》,我觉得写得很好。连一向挑剔的CEO厦戎都转发了一下,并评论:“静下心写好每一行代码和每一段文字,会看到大不同”。

  很多公司抄袭我们,从网站文案、会议PPT、技术建议书、微信公众号到招聘JD。这么不走心,真能服务好客户吗?还是上次藏在HTML那几句话送给他们。想跟更有意思一点的对手过招。

  最后放一张以前贴在微博里的照片,珠峰四号营地,凌晨三四点钟,冲顶的队伍已经出发。登上8848的人,有4%的概率回不来。加油!

Max Levchin

  继续八卦,这次是Max Levchin。他是Paypal黑帮的关键人物,23岁的CTO,重要性仅次于Elon Musk和Peter Thiel。

  之前在《支付战争》的读后感里提过他。我又去翻了翻Founder at Work,原来第一章就是对Levchin的采访。其他信息来源包括维基百科,以及他在Quora上回答的问题

创业者  支付战争

  Levchin 16岁从乌克兰移民到美国,数学天赋极高。他擅长安全加密算法,所以创立了Fieldlink公司,想做移动设备的安全技术供应商。后来找到Peter Thiel当合伙人和CEO(Levchin只喜欢和聪明人共事,Peter Thiel小时候得过加州数学竞赛第一名)。Levchin对Paypal创业的回忆很少涉及那些著名的运营手段(直接给新客户10美元补贴等),也没怎么提Elon Musk和Peter Thiel之间的宫斗戏(稍微说了说Elon Musk逼研发团队改用Windows,结果导致政变),他讲得最多的是如何对付金融欺诈,这在《支付战争》里几乎没被提到。

  2001年Paypal因为信用卡诈骗每月损失1000万美元,而且比率还在不断上涨。这引起了团队的恐慌。Levchin自己一度有些绝望,然后开始全力应对。最终Paypal开发出一整套防欺诈的工具,称为IGOR。很多今天已经习以为常的互联网防欺诈手段,都源于那时候Paypal申请的专利。例如现在常用的CAPTCHA技术:多次输入密码错误后,会显示一张只有人类可以识别的图片,要求用户按照图片内容输入验证码,防止黑客利用程序暴力破解密码。

  按照Levchin的说法,竞争对手eMoneyMail就是因为无法控制商业欺诈,损失比率达到惊人的25%,不得不退出。而《支付战争》的作者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认为Paypal就是业务增长速度正面碾压了eMoneyMail,所以对方放弃了。可能两边都没说错,技术团队和市场团队不同的视角而已。Levchin评价《支付战争》总体还是很有趣的,虽然个别地方错误。

  感觉最近新闻很多的Palantir的技术框架应该就源于IGOR。Palantir是Peter Thiel投资的创业公司,利用金融领域反欺诈的大数据工具,帮助美国政府进行反恐,据说在追杀本拉登的行动上出了力。大名鼎鼎的棱镜监控系统获取的海量元数据,需要有合适的数据技术进行处理。

  Paypal被收购后,Levchin花了很多年创业做Slide,不成功,最后卖给了Google。他又回到最擅长的互联网金融领域做了Affirm。他在Quora回答在Paypal积累的经验对Affirm创业有何帮助:“People underestimate the complexity of legacy payment infrastructure. Solid knowledge of that helps a bunch. More broadly, the greatest lesson is always the same: people is what makes or breaks every company.”

  去年他又推出了Glow,一开始还以为是类似“好孕帮”一样的助孕APP,好诡异。仔细一看:”夫妇可在备孕时每月连续往这笔基金内存钱,每月50美元,连存10个月。如果10个月之后Glow还没能帮助你成功受孕,这个基金则会资助你后续的检查和治疗……Levchin把Glow的未来定位为一家健康保险公司。而现阶段要做的就是收集数据、改进算法,帮助更多夫妇成功受孕”。 牛,原来还是玩金融,这智商税太有才。